【回归】青涩年华·旧伤篇(小说)

2022-04-21 10:00:08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1

第一章高中的新生活

省中是这座小城市中两所省重点高中之一,每年这两所高中几乎包揽了本市清华北大所有的名额,并且从这里考出来的学生十之六七都会进入名牌大学继续深造。

省中的环境很优雅,经历了八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几经搬迁,现在这个校园有近三十年的历史了。当年刚建校的时候,这周边还是一片农田,那时的省中的学生上学需要沿着田里的小路走上半个小时才能到学校。而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拥堵的交通使校门前这条路常常处于瘫痪的状态。

都说时间是一剂良药,能够忘却过往的一切,更何况是在学业繁重的高中阶段,而且还是在这所省重点高中。随着时间推移,肖凡在高中的繁忙学业中,渐渐地把雯雯这个暗恋了两年多的女孩子给淡忘了。

虽然那份萌动的好感最终以这样一种遗憾的结局结束,但那何尝不是一种回忆呢?

升入高中一年级,或许是刚刚升学的原因,肖凡很努力。起初,肖凡依照中考的成绩,在班中排到了最后十名,然而第一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确实把自己吓了一跳,竟然一跃达到班中第八名。

起初,肖凡自知要努力才会上进,因此学习比别人都要拼命,加之肖凡本身也比较聪明,因此进步神速。

第一学期,肖凡其实和其他同学还不熟,因为只顾着学习,平时很少跟班里同学有很深的来往。

班中美女的确也有不少,然而班主任在开学第一天就强调过本校的“三项禁令”,即:严禁中学生在校携带手机等电子产品,严禁中学生出入网吧、酒吧等场所,严禁中学生谈恋爱。违反上述禁令者,处以留校察看以上处分。

肖凡是个非常遵守纪律的学生,不论是班主任还是其他老师,对这个成绩进步神速的学生也都是钟爱有加。为了不让老师们失望,也为了让自己有个全新的生活,肖凡尽一切可能提高自己的成绩。

可是肖凡毕竟是学理科的料,尽管历史和政治已经很努力了,和那些全面发展的同学比还是有差距的。

高中一年级的第二学期开始就要分班了,毫无疑问,肖凡凭着物理和化学两门功课的优势应该选择理科。但是让肖凡最担忧的便是数学了,从第一学期的情况看,他考过全班第一,也考过班级倒数几名,相当不稳定。

经过一番考量,肖凡决定去理科班,因此顺理成章地被分在了G班。

G班的班主任是年过五十的金老师,教物理。这位金老师在学校里是赫赫有名的,他曾经接手过一个年级排名垫底的班,经过两年的执教,硬生生地将这个班平均分提高到全校第二,并且创造了“全班考入名牌大学”的神话。

当然,金老师年纪比较大,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做事的方式似乎有些刻板,加之金老师对待教学极其严谨,就这第一次的班会就已经让人觉得很沉闷了。

金老师果然气场很足,班会结束以后,肖凡发现自己手心冒了不少汗。此时已经快放学了,趁着这个机会,肖凡观望了一下周围的同学。班中女生不多,大概只有十几个,不过班里的女孩子大多都还挺漂亮。

“嘿!在看美女吗?”后座的女孩子问候了一句,肖凡的注意力被她吸引过去了。

“啊,没有没有……”肖凡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后座的女生细长的脸蛋,丹凤眼单眼皮,外加一副无框的椭圆形眼镜,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很知书达理的女生。

“你好!我叫桃子!”女孩子很热情地作了自我介绍。

肖凡腼腆地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叫肖凡,请多指教!”

“你以前是哪个班的?”桃子似乎对坐在她前桌的肖凡很感兴趣。

“我以前是N班的,就是现在的化学老师带的班。”肖凡礼貌性地笑了笑。

“哦……N班啊……”桃子若有所思,小声自言自语道,“他现在好像也是分到了N班……”

“他?”肖凡听到了桃子小声的嘀咕,煞有介事地问了句。

“啊,没什么,我只是自言自语。”桃子不慌不忙地解释道,“他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嗯,那我先回去了。”肖凡收拾好书包,跟这位新认识的女孩打了个招呼便走出了教室。

“嗯嗯,对了,你生日是什么时候啊?”桃子收拾好书包,正当回头问肖凡话,却发现肖凡已经不见了,“哎?这人怎么……这样啊……”

肖凡急急忙忙回家也是有理由的。高中阶段毕竟是中国式教育中最辛苦的三年。

老师们很辛苦,毕竟班级的成绩决定了他们的业绩,不管是哪个老师都在拼命地想办法提高自己执教班级的成绩,但毕竟不是每个学生都能这么努力和万能,也不是每个学生都愿意那么努力。

可是,为了能够提高成绩,很多老师不得已只能搞题海战术,于是跟着学生也辛苦,家长也辛苦。

肖凡回到家,热腾腾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凡凡,新的班级怎么样啊?”晚餐时刻,一家人才有那么点时间聊聊一天的事儿。

“也就那样吧……”肖凡大口地吃着晚饭,“班主任超凶的!”

“班主任还是要凶点好。”父亲说道,“你爸我年轻的时候,老师逮到不听话的学生就用竹鞭打,你看所以你老爹那么优秀!”

“去去去!就那种过时的教育方式!”母亲听了父亲那“歪理邪说”立即怼了回去,“你那种老师放到现在就该抓去教育局!”

“老师都管不好学生,还怎么教书?”父亲被母亲怼完不服气,又怼了回去,“不会教书才要抓去教育局呢!”

“噢!把学生打坏了就能教书了?”母亲哪能容下父亲的回怼。

“就是打一下,又没说要打坏了!”父亲作死般地又怼了回去。

“又不是你们念书……”肖凡不屑地念叨,“班主任是什么样子关你们什么事……”

“你,好好吃饭去!”这下轮到父母联合起来怼肖凡了。

“哦……”肖凡敷衍地回答道。

晚餐时间是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晚餐过后肖凡要完成堆积如山的作业,那是一天之中最繁忙的时刻。与往常一样,肖凡狼吞虎咽地吃完,便回到房间写作业去了。

要知道,省中的作业是抄都抄不完的,在作业本上睡着也是肖凡常常会干的事儿。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一点,肖凡房间里的灯依然还亮着,困意袭来,肖凡又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小区里万籁俱寂,江南的初春时节依然寒冷,桌上那半杯冒着热气的牛奶,也随着深夜的来临慢慢地冷却下来。

睡梦里,肖凡在轻声呢喃:“雯雯,原来……你是那么……讨厌我啊……”

这寂静的夜,又有谁能听到这寂寞的梦语。一年多的时光,可以让人假装忘记一个人,但仅仅是假装而已。

“凡凡,快起床了!”朦胧的睡意还没有驱散,肖凡已经听到了隔壁房间母亲叫他的声音。

“好好好,知道了……呼呼……”肖凡裹了裹被子,寒冷的初春还是把肖凡“封印”在了被窝里。

母亲来到肖凡房间,一下子掀掉了肖凡的被窝:“再睡要迟到了!”

“啊呀呀呀!”肖凡冻得直打寒颤,“冷啊……冷!”

母亲把毛衣套在肖凡头上,说道:“自己穿,抓紧点时间啊,六点半了。”

“哦……”肖凡边迷迷糊糊地穿着衣服,边迷迷糊糊地回答道,但是突然间,肖凡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咦?啊?!”

昨晚明明是趴在桌上睡着的,早上醒来怎么会在被窝里?肖凡正纳闷的时候,扫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

“都过六点半了?!”肖凡“嗖”的一声从床上跳下来,两三件衣服一起套好,把桌上的作业本胡乱塞进书包里,“妈,你怎么这时候才叫我!要迟到了!”

“昨晚你趴桌上睡,你说你感冒了怎么办?”母亲把刚做好的鸡蛋卷放进保鲜袋,“还有啊,昨天把你抱回床上的时候,你一直在迷迷糊糊念叨啥?”

“啊?”肖凡皱了皱眉,完全不知道母亲在说什么。

“好了,别磨蹭,快去上学。”母亲把蛋卷塞到肖凡手里,催促他赶紧出发,要是被这个严厉的班主任逮到迟到的学生,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但是这糟糕的交通状况,明明公交车十分钟可以到达的地方,往往在最拥堵的路段就会耽误上十几分钟。

“正式上课的第一天就迟到啊?”显然金老师对肖凡迟到两分钟感到不悦,“下不为例。”

“是,金老师……”肖凡还是被震撼到了,这个年过半百的老教师自带威严属性,就这么简单的“下不为例”都让肖凡感到后背发凉。肖凡赶紧回到座位上开始早自习,毕竟他不想给这个自带威严的班主任留下更加不好的印象。

第二章飞纸传信

省中延续了早读课默写的教学方式,但与初中不同的是,毕竟高中的默写难度比之前大得多。

“今天早上班主任对你说什么了?”默写完后,桃子对肖凡迟到的事情好像挺感兴趣。

“迟到了还能说啥?”肖凡耸了耸肩,“没被骂得狗血淋头已经算很走运了。”

“谁叫你昨天不听我讲完话就跑了?”桃子戏谑地说道,“丢下我这大美女一个人在教室,遭报应了吧?”

“哈?”肖凡一脸疑惑,“我不是说了先回家了嘛……”

“肖凡同学是哪一位?”一位身材高挑,五官清秀,长得像洋娃娃一样可爱的女生站在讲台边上问道。

“我是肖凡。”肖凡举手示意到。

“肖凡同学,麻烦你第二节课大课间去英语老师办公室一趟。”这个可爱的女生走到肖凡课桌前,“我叫梦婕,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

“你好。”肖凡礼貌性地笑了笑,说道,“辛苦你啦,我待会儿大课间就去。”

“哎呀呀,肖凡好有魅力啊!”等梦婕回到自己座位,桃子坏坏地笑道。

肖凡一脸懵地看着桃子:“有魅力?几个意思?”

桃子也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是啊,几个意思呢?”

肖凡有点无语,这女生怎么那么不矜持,刚认识两天就敢拿自己开涮:“话是你说的,我怎么知道是几个意思啊。”

“就是啊,才两天,就把这么漂亮的英语课代表都吸引过来了。”桃子嘟着嘴,“这魅力怕是没谁了……”

“尽瞎说!”肖凡可不太喜欢这样的玩笑,骨子里肖凡可是个腼腆怕羞的人,“小心打死你啊!”

“呜呜呜……肖凡欺负女孩子……”桃子装委屈起来。

“哎?”肖凡也是手足无措,“我哪有……”

“就是有!”桃子继续装无辜。

“我……这……”肖凡很无语,顿时陷入困境,“我怎么可能欺负你嘛!”

“哼!”桃子撅了噘嘴,“肖凡真是木头脑袋,一点都不好玩。”

“啊?”肖凡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女生演的是哪一出,难不成这就是坊间流传的“女人都是善变的”这么一个现象?

“喂!昨天我还想问你呢!”桃子一改嬉皮笑脸,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我生日?九月……”肖凡刚想回答,这时候上课铃声响起来了,五分钟的课间时间确实很宝贵,随便聊些话题便过去了。

分班后的第一节课是语文课,教语文的建芬老师看上去是一个非常知性的老师,从她所描述的字里行间,都能很深切地感觉到,这个老师未必会过于关注学生的成绩,或许她会更关注学生们的成长。

建芬老师教的第一课,讲授的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建芬老师讲的这节课,既没有急于灌输朱自清先生的革命情怀,也没有急于让她的学生去理解这篇文章的措辞和技巧,而只是让学生和她一起想象那月色下的荷塘是怎样一幅静谧安详的画面。

微风徐徐,月光皎洁,荷塘的水面把映在其上的月光分散得零零碎碎,看似多么祥和安逸的画面,但为什么朱自清先生的字里行间仍然透露着些许落寞呢?

正当肖凡在跟着建芬老师想象这画面时,突然感觉背上被人用笔戳了一下。

“干嘛?”肖凡回过头,感觉有点不悦,这么令人陶醉的语文课,桃子难道不喜欢听吗?其实肖凡是不大喜欢上课的时候被人打扰的。

“这个拿过去。”桃子塞了张小纸条给肖凡,轻声说道,“上课不方便大声说话,要是有事我们就用这个沟通。”

“哦,好吧。”肖凡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大课间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呀?

肖凡看完无奈地摇了摇头,跟在后面写上:大课间我还得去英语老师那里挨批,还是中午再说吧。

肖凡写完便把纸条又传了回去。过了一会儿,肖凡背上又被桃子戳了一下,肖凡顺手把纸条接了回来,打开一看,纸条上继续接话:那就去吧,走好。

肖凡歪了歪脑袋,心想:这女生,良心被狗吃了么?正当肖凡要在纸条上继续写的时候,建芬老师走到肖凡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肖凡吓了一跳,赶紧收起小纸条,拾起笔来继续感受《荷塘月色》的氛围。

时间过得很快,大课间来临了,果然和初中的时候一样,除了批评教育,似乎重默就是主旋律了。当然肖凡也是重操旧业,早有准备,只要能蒙混过关就好。

高中的课业相当紧张,除了建芬老师的语文课气氛比较轻松,其他的课程老师上课简直就像扫机关枪一样,从上课铃开始到下课铃结束,中途不用喝水,不用停顿,不用放下手里的书和粉笔,硬生生就把一堂课讲完,据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省中效率。

老师教课很耗费精神,学生上课更加耗费精神。上午最后一堂课开始都已经快十一点了,肖凡早就饿得开始分心了,况且这堂课还是特别枯燥的政治课。理科班的学生上政治课就很少有认真听讲的,况且上政治课的老师还是一个岁数挺大,脾气又差的在学校做了多年教导主任的男老师,上课气氛很“官方”,除了极少数同学是有在认真听讲,多半同学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

癫痫发作有哪些症状啊
吴忠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唐山市哪里能看癫痫这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