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白鹿原布村社火

2021-12-14 14:14:05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1

文/乔斌礼

 

我的家乡在白鹿原布村,属于蓝田县前卫镇行政村。传说在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封建社会,我村因有土布交易市场,称之为布村。又因自古以来,我村的社火声势浩大,遐迩闻名,便有“白鹿原上闹红火,南原布村大社火”的口碑。

 

我是一个年已古稀的老人,总记得我村社火每当大抬之年,都是在历史转折关头的大喜大庆之际。1952年,农村土地公有制后,翻身农民唱新歌,我村与唐代梨园之地的大白杨芯子联袂展示,属于白鹿原上解放后的第一场大社火,百姓一饱眼福。1984年国家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后,为农民的温饱问题奠定了基础,我村社火首进县城,尽展风采,十里县城,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只好公安巡逻,交警上街,才能维护万民齐乐的安定局面。改革开放迎来了新世纪,1999、2011年正月十五闹元宵,布村先后举行了两场前所未有的现代化车拉大社火,社火车百余辆,彩旗数百面,锣鼓数十村(社),助兴的彩车,接二连三。社火从村内至场地,前不见头,后不见尾,从街道路途到场地周围,观众里三层外三层,摩肩接踵,放眼场地一周,不计其数的人,抬不起头,挺不起腰,不停的向场地内侧逼压。社火有平头、芯子、高跷、纸扎,有折戏有本戏,折本相济,有古戏有今戏,古今相辉。偌大的社火场成了一个露天的历史文化博物馆,民族戏曲游览场。艺社众多,暗自以技艺竞争,闪亮登场,波澜壮阔。

 

------

 

锣鼓是社火的伴侣,为社火烘场、开道。锣鼓队越多气氛越浓烈,否则热闹不起来。我村是社火元老社、集结社、繁荣社。经常地接社、送社、谢社;数为兄弟社出社、帮社。锣鼓铙钹样样俱全,紧锣密鼓铙钹铿锵,锣鼓曲牌跌宕回环,声压众社,2017年元宵节获蓝田县锣鼓大赛一等奖,不能不令人叹服!

近百年来,一旦我村耍社火,白鹿原上就会出现四面八方看社火的人流涌向我村,整个村庄内外充满着欢乐沸腾的景象!

 

 

作者简介

------

乔斌礼,退休教师,善于关注农村共性文化。


羊羔风怎么治疗比较好
北京治疗癫痫病多少钱
哪治癫痫病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