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正文

花季无语

2022-03-30 19:47:54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0

花季无语,情有声,左耳流泪,右指疼。——题记

这不全然是少年草莽的时日,这不全然是嘴角沉沦的夜晚,而我披着如霜雪般的谩骂,触及不到梦幻里的净土。而我,应该在这个时代臣服于世人的眼光,还是抉择戴上狰狞的假面呢?

我违背规则,天马行空,依然引来了冷眼。我想,字里行间杜绝颓废。苍蓝的零度,让我全盘推翻出去,——推给这可憎的世界。

花季无语,情有声。当校园的嘲哳断然平息,风光掠过眼角,脑前空空如洗,想挽留流走的年华,回忆消亡得太匆忙,竟然不曾留住石阶上跫音的痕迹。单薄的春雨早已纷纷落尽,谁赐我纸伞并肩而行,此情也只可怜分为追忆一类,可是就连追忆,也与镜花般无形无影,学不会颓废,就别把小人的自己当回事,无关沧桑人间。

倏忽,幽暗的玄门内,灯火仿佛照亮了,忆的蛛丝马迹,它引着我木然走远,穿梭于银河与大陆之间,画满了风里桃花印在墨汁上。终于,我改悟了,血性是将风流纵情于你的柔美。但是,彻夜的思索,愈加使我心灰意冷,无限颓废。以至于,天际上的光芒闪烁,让我难以辨认是流星呢,还是你。而我,仅仅是云端的繁星里最暗的一枚,不知道该怎样借助日光、月光,以及身边的星光在弥留之际般的夜晚,坠落而下,划破质疑与迷茫。谁的青春不迷茫?而我只是一个孤独的孩子。当看见亲自送走的年华,远离了自己,背叛了自己,我此而厌倦了,但我并不敢放声大哭、竭力嘶吼,懦弱的小孩是不会说谎的。

三月的春花格外清香,也映红了汉丰湖上的小舟。如果,缘分是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同一扇门,而牵着红线走出来,这便是相见不晚的事情;如果,情殇是两个人拉着手走进同一扇门,而唯独一人匆匆离去,那便是吻别过往的事情。然而,对于我来讲,底线便是为作新词强说愁的事情,却落不得半点虚空了。

花季无语,情有声。今年十五岁的我为情所困,痛苦使得我饱受折磨,有谁来替她解脱开她系上的银铃?和她眉宇间美妙所带来的寂寞。我悸动的心灵已经沉醉,我脱俗的魂魄已经觉醒了。

我好害怕,害怕得在枕边辗转反侧,我怕我现在一贫如洗,没有什么能够给你!

白驹过隙的日子里,有一个人让我静心沉思。而我,便颠倒了黑白,只求挽留光环围绕的佳人。可是,游云也不允许,将爱恋悠荡到千里之外。没有力挽狂澜的才干的话,就只好在角落里故作卑微的小丑了!小丑,我没有狰狞的假面,也没有憔悴的红鼻,唯有世间苍茫的空气,还黯然漂浮着猩红的气息,风儿一挥而过,却又是沧海一粟了,不知晓飘向了哪里。

幸而还有你,我深爱的姑娘。是否是轮回到了新章节,时空让你来抚慰我爱哭的身影。

君可见,鲛人的泪如珠,透亮了你的眼眸;君可闻,杜鹃的声如玉,丰润了你的音色;君可嗅,花瓣的香似帛,襁褓了你的身躯。当我含羞、落泪地望向舞台上的轻纱少女,婉约的娇笑更使得我想起了《葬花吟》。“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不知怎么的,那段柔美的舞姿如此熟悉,还记得你当年跳起的孔雀舞,只恨无法记忆到骨子里。忆,将它抛弃到山谷西南多风的一角,任烟云云集又消散,都是风前月下的风声。惆怅的是,红楼梦话唤不回宝玉迷失的芳心,而你却出现在我的视野,唤回了那段不该拥有的结局,崩坏愈加使我歇斯底里。岁月就这般悄然无言,悲惨是撕毁不解之缘,而发展之中又穿插入不解之缘,悲惨怎么能再一次重演,绝望是硬要喝了忘情水,才可以直面人生吗?我选择陪伴在丁香身边,可你却是如此绝美,使得我不禁地赞叹:“如果有人娶了你,他一定会辛福的。”从来都不是我的,什么都无法满足如此贪婪的我,全部都是你们的。

花季无语,情有声。当你在我乏力的右肩写下暗示,我彻底悟到了,“你猜猜,这是什么字?”我答不上来,只能混沌地说:“这个字眉清目秀,这个字内容深刻,这个字娇美动人。”我的意思说,——你。而她放下在我右肩横竖的笔,衣服上未洗掉的纸花掉落在课桌上,似乎有玫瑰的味道,她可爱地笑着,“是‘杜’字。”我从未像现今一样焦虑过,十五岁这年,胡须跟山羊胡须一般长,在这样的日子里,为什么是我?并没有得了便宜卖乖的意思。吞噬灵魂,那恐怕是燃烧着风与月的——“情之灯”。等待。。。。。。

花季无语,情有声,左耳流泪,右指疼。风抚叶败,青天静,半情半雪半人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继发性癫痫病应该怎样护理呢
重庆癫痫病重点医院有哪些
武汉市癫痫医院治疗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