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新年碎语:人不是猪

2022-01-08 11:37:55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1

新年碎语:人不是猪

 

杉木随笔

 

岁末年初的时刻,大都会写点反思、总结、回忆、感悟的废话,或寥寥数语,或洋洋洒洒,有人看,没人看,权当做自己给自己的碎碎念。今年不同,提笔的时候倒也不曾忘字,只是觉得彷徨,有好多想说的话,却又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身边上越来越干净,网路上也风清气正,不能做一个不合时宜的人。

 

过去的这一年,不过是我平平淡淡的人生中普通的一年,然而,一些感受、一些想法却较以往更加强烈,许多话如鲠在喉,总想一吐为快,可我终究是活在当下,哪里能畅快淋漓的肆无忌惮,昨夜宴饮,海吃胡喝一番,忽然感悟,人生或许就是一场吃喝,吃好喝好,倒也快哉。

 

旧历和阳历新年之间,农村里家家户户热闹的事情许多,“杀年猪”便是之一,如今,因为养猪的家庭寥寥无几,“杀年猪”都成了论坛的热帖,变成民俗活动了。我家那时候也养猪,年份好的时候多则三五头,最不济的光阴也会养一头。母亲喂猪的时候总会拿根棍子,边搅拌猪食边吆喝:好吃、好喝、好长膘。大部分的猪都很愉悦,吧唧吧唧闷头大吃,也不乏极个别好事、挑剔、捣乱的,但是挨一记母亲的闷棍后,就会老实许多。猪是容易满足的家伙,大部分时光躺在猪圈里晒太阳,偶尔我用母亲那根揍它们的棍梢给它们挠肚皮的时候,便会快活地哼哼唧唧,极其舒坦,间或睁开一只眼睛瞄我一下,里面好多妩媚的眼神。我那时候就很羡慕,当一只猪真好。

 

 

我现在似乎差不多就是一只猪,可以吃好喝好,曾经无比期盼可以不吃苞谷糊顿顿白米饭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大约大部分人也似乎差不多。有些喷子总喜欢说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现在不如以前,那是瞎话,毛主席在的时候,我看没几家人可以放开肚皮吃饱饭,现如今,即便是最喜欢叫穷的公务员,他们也不得不承认,愤怒地不是没有饭吃而是自家的车不是宝马、奔驰。对我这种“猪想法”,我表哥表示很鄙夷:吃好喝好那是动物的本能,也值得称颂,还值得给喂猪的人歌功颂德?我觉得他反动,我不掉他。

 

不过,人终究不是猪,吃好喝好不可能是终极目标,况且,这个“好”的标准是啥呢?没个统一尺寸。我们家的猪觉得一顿米糠加剩饭菜就是珍馐,而野菜是难以下咽的,它们自然不理解我们对野菜的偏好。昨天看见一篇不知道是不是杜撰的故事,我没考证,大约是说“四人帮”之一的反革命份子王洪文,他的罪状有一条就是腐败,并且论证说腐败在毛的时代也未必比现在差多少,重要论据之一就是王洪文这厮身为国家副主席、三把手居然贪小便宜,用每斤2.8元的半价购买人民大会堂国宴后喝剩的酒。我觉得写这篇文章的人要不是个逗逼,要不就是故意正话反说,嘲讽、揶揄时局,也是,《文史参考》这类杂志也就参考参考,信不得真。王洪文倘若真如此,不谈政治层面,我觉得他首先就是一头猪,一头有着吃好、喝好崇高理念的猪,每月工资68元,居然舍得买2.8一斤的剩酒,这是怎样的一种吃货精神!月薪五千,你会花两百块钱买瓶酒席上喝剩下的拼酒?反正我不会。

 

 

王在吃好喝好后还有其他政治追求,虽然最后被追求所害,成了阶下囚,但是也说明他是比猪更牛逼一步的人,人不是猪,当然不能仅仅满足吃好喝好。

 

过去的一年,许多人没有满足吃好喝好的现状,雷某便是之一。轰动一时又寂然落幕的雷某死亡案云里雾里,看不清是是非非,检方在盖棺定论的通报中称雷某嫖娼,果真如此,“饱暖思淫欲”,吃好喝好还要胡搞,欲望确实有点高,只不过我就不明白,他睡个小姐怎么就把命丢了?

 

还有更不明白的,有人只是为了可以吃好喝好,结果也成悲剧了,河北的赵大妈想去天津混个饱饭吃,摆个打气球的玩具摊,却被判坐牢三年半,她说自己比窦娥冤,媒体一查她不孤单,同样的案子居然还有二十三;竟然有人在新闻后面评论:这些法官好有人性啊,十七个人都是判缓。日你家仙人板板的,这样都能拍,我看是兽性!

 

 

也有人自己想吃饱饭还没忘记给猪管饭,内蒙的王老板收购了一些玉米饲料转手倒卖给粮站,同样也被判刑,此事惊动了最高法院,估计判决立马反转,最高指示出来,下面肯定照办,结局注定让大家满意,过程却委实让人冷汗。

 

 

《红楼梦》第四回写到: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让我看成了:可怜女偏遇可怜郎,糊涂僧乱判糊涂案。

 

如此,还是不要好吃好喝了,同样是毛时代身居国务院副总理的吴桂贤,史上最年轻的女副总理,工资也是68元,发现国务院或者政治局开会喝杯茶居然要一毛钱,从此以后只喝白开水了,她能够在那样风云突变的环境中得以善终,大约和不会好吃好喝有些关系。

 

 

这样看来,人不是猪,但是未必比猪幸福,若是想多了,猪都不如。


西安治癫痫病的好办法都有
宁夏的癫痫医院那所好
北京去哪里看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