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技巧 > 正文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_1

2022-03-30 17:10:43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2

尘归尘,土归土。当生命结束的时候,还会剩下什么?

“波希米亚的墓地都象花园,坟墓上覆盖着绿草和鲜艳的花朵。一块块庄严的墓碑隐没在万绿丛中。太阳落山的时候,墓地闪烁着点点烛火,如同死魂都在孩子们的晚会上舞蹈。”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一书里面,托马斯死后,留下一句墓志铭:“他要在人间建立起上帝的天国”。贝多芬留下了什么?“一道紧锁的眉头,一头未必真实的长发,一个阴郁的声音在反复吟咏“非如此不可”?!”

作为知名外科医生,托马斯声名远播。苏联占领捷克,当局劝说托马斯发表声明,收回曾经的言论。托马斯反复拷问自己,是委屈内心,留做医生,继续救人生命;还是保持自我,离开岗位,走向茫茫未知?贝多芬最后一首四重奏最后一个乐章,Muss es sein?Es muss sein!非如此不可吗?非如此不可!由此,托马斯的工作由外科医师,到乡间诊所大夫,到墙面清洁工,再到农用车司机。

托马斯与无数人保持着情人关系,多到他自己都无法计数。但同时,他又深爱着特蕾莎,为了她,他放弃了在瑞士的轻松的生活和热爱的事业,离开了情人,追随她回到布拉格,精神上忍受外部环境给他的地狱一般的折磨。

萨宾娜是个画家,永远都在叛逆。她厌恶庸俗、厌恶一成不变的生活,挑战世俗、挑战传统成为她毕生的追求。在家族丰厚的遗产中,她选择继承的唯一一件,就是曾任市长的祖父留下的一顶破旧礼帽。这顶破旧的礼帽戴在她的裸体之上,出现在画室的大镜子里,成为她自己最满意的杰作。萨宾娜虽然洒脱,但内心却是极其矛盾,礼帽也成了映射她内心影像的一个符号。她厌恶庸俗,却又难以摆脱庸俗,不得不接受别人出于怜悯而高价购买她画作的馈赠。

弗朗茨是大学教授,深爱着萨宾娜,当他抛弃家庭,准备和萨宾娜走到一起的时候,萨宾娜却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他。他由对萨宾娜的爱,转向对其国家的同情,继而又转向对所有受压迫民族的同情。他对于受压迫者的处境感同身受,促使他以实际行动去追求解放和自由。他参与了民间团体组成的游行队伍,致力于通过舆论力量解放受军政府统治的缅甸人民,作者称之为“伟大的进军”。然而,游行队伍最终却难免走向作秀的道路,当其中一名演员被缅甸边境士兵无谓枪杀的时候,整个游行似乎一下子变成了一场多余的闹剧。弗朗茨生命结束时,留下一句献辞“漫漫迷途终有回归”。

圣彼得教堂前,一边是手持钥匙的彼得,另一边是仗剑的保罗,钥匙以打开天堂之门,那利剑当致以何用呢?

何谓高尚?何谓卑贱?选择是偶然的,却又是必然的。Einmal ist keinmal,偶然一次说明不了什么。那生命只有一次,不容试错,又可有对错之分?无目标者,何以步伐坚定而有力?有目标者,何以在追求中迷失?


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哪个好
癫痫病人的饮食护理
癫痫病有什么样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