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蝉声启,夏已深

2022-03-25 16:46:57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1

编辑荐:无赖地,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时过境迁,身上已沾满了灰尘,境遇重叠,面对真诚拷问,不知所答时,竟也忘了我到底是谁。

打开窗,与神秘世界来一个亲密接触。树长得是格外高、格外得茂盛;云是显得格外悠远,天空是如此得宁静,仿佛远离人间喧哗。而人,依然脚步匆匆,仍然让人猜不准他们整日的操劳奔波,不见消停,到底在追求一种怎样的生活方式,一种怎样的心神境界,只见他们不够满足地,每天朝九晚五,每天精疲力竭,每天忧愁满面,每天,左冲右撞地,脚不沾地似的四处横飞!说他们不知疲倦,他们终究是感觉生活是格外得艰难,却无法从中抽身,他们在这种生活模式里挣扎了太久太久,也就渐渐淡漠了逃离的意识,甚而觉得这本就是一种宿命的安排,并坚信自己终究能够得到善待!

鸟儿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在枝头上恣意地唱着歌。它们的一生都在歌唱,哪怕有一天面对同伴的离去,他们依然能坦然地,甚至若无其事地,唱着那首属于自己心头的那首欢乐歌。它们不知道命运会如何安排它们的命运,它们也不会去在意命运会将它们的命运怎样安排,它们有的只是一种及时行乐的心态,得过且过的泰然,它们不惧怕残酷的命运,相比,它们更惧怕人类手中冰冷的猎枪。

迎着阳光灿烂地开放,是一朵朵花儿最美丽的姿态。它们有的含蓄的,有的热情的,有的激动的,有的冷艳的,有的热情奔放的,凌驾于那些娴静的花儿之上。那些不爱出风头的花儿因此也就显得逊色了,它们的存在,被那些过分妖艳的同类给淹没了,它们默默地,只好守着自己的平凡,安静地过完整个季节。爱花的人总会发现它的存在,我想,相反那些迷惑于外相的光顾者来说,没有一朵过分美丽的花儿是不会凋谢的,也没有一份因为外相而产生的欢喜是能够长久的。每一朵花都有属于自己的舞台,在属于自己的舞台,它们娇艳、动人、芳香、逗人驻足,当它们离开属于自己的舞台之后,它们便会变得黯然失色,慢慢凋谢,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人们甚至都会忘记,什么时候与它有过交集,它看着眼熟,却在印象中找不出一个熟悉的名字去称谓它。

蝉儿将音乐盒子打开,请你快到我的故事中来,与盛夏撞一个满怀。徐徐的凉风拂过沧海,也掠过你发丝的温柔,让你的脸蛋儿羞怯得如牡丹花儿一样红。生缘际会如此得短暂,而等待的时光又显得如此漫长,蛰伏整个夏季,倾听你每一个无奈日子里的叹息,有疼惜,随夕阳缓缓坠落黄昏暮角。车水马龙的街道,储存你生活的味道,那是人间辛酸苦辣,挣不脱也逃不了的煎熬!

薄如蝉翼的忧伤,被你一句简单的问候,漫上窗外简陋的篱墙。野草蓬勃地覆满了窗台,你就躲在那细细碎碎的视角,用想象拼凑一个你,并装上一个不够真实的灵魂,我竟误以为那就是你呀!突然地,你假装不认识我了,从我的身边走过,我明明闻到了你的气息,那么熟悉,教我着迷,可你却毫不在意啊,以相同的步速,转过那个路口,就不见了••••••无赖地,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时过境迁,身上已沾满了灰尘,境遇重叠,面对真诚拷问,不知所答时,竟也忘了我到底是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南京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
小孩发烧抽搐能引起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