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矿土

2021-08-28 11:53:10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7

 【导读】他平时就只知道三班制的转着上下班,繁重的劳动使他沉默寡言,也不知道创造了多少财富,从不去公费旅游疗养,说那是花钱的事。他一生无事无非,上班、洗澡、吃饭一条线。

师傅是一位极为普通的矿井工人,在井下无声无息的工作到退休,静静的死去,就像一把矿土。大多数人只注意矿产品的价值,却很少在意矿土,师辈们多数都是这样。

师傅死于瘜肺病,这是严重威胁矿井工人健康的疾病之一,矿井工人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常去看病,即使有些病痛也用苦和累压着.

师傅是解放初进的矿山,那时的矿就是山,山就是矿,除了山还是山。师傅们硬是用一双大脚在荒凉的矿山上踩出一条路,供木轮车、马拉车、汽车通行。用年轻柔弱的脊梁撑起一间间厂房;用一双双勤劳的双手打一扇扇沉重的矿山的大门。钻进去一干就到退休,也就是那样积劳成疾种下了病根。

在那年月,矿山在变矮,师傅的背也在变陀,他们把命运捆绑在矿山上,工作在矿山心腹上,苦了、累了、高兴了、生病了他们不会唱赞歌,也绝不会唱哀苦之歌,习惯性的用苦和累压住病痛,再用“顺口溜”赶走疲劳。什么“张三斧、李二锤,把你妹子说给我做爱人,王和尚,赵和尚,老婆来了像疯子一样;你端矿、挖矿生个小子像我一样(继续挖矿)……”别看他们嘴里有说有笑,可心里的苦痛只有矿土知道。病在体内要“造反、起义”,实在压不住才去看看,随便拿点药吃吃,继续上班。他们把“带病坚持工作”当成一种精神,认为矿山人不能离开矿山,矿山就是我,矿山就该坚强。

矿山人就是这样工作累,退休苦。刚退休不久的他就住进医院,为挽救他的生命,给他做“肺透习清洗”他问要多少钱,当他得知要几百一次,他半天沉默不语,还背地里说“要那么多钱,虽然是公费,可公家的钱也是钱,也要由工友一锄一锄的挖,一撮一撮的端。这几大百元不知工友又要出多少力,流多少汗,我这半死不活的人没必要花那冤枉钱。”后来硬是好说歹说没有去做。

他平时就只知道三班制的转着上下班,繁重的劳动使他沉默寡言,也不知道创造了多少财富,从不去公费旅游疗养,说那是花钱的事。他一生无事无非,上班、洗澡、吃饭一条线。他关心而弄不明白各种国家大事,是精神上的贫穷,而富有者有的他失去,从前因贫穷劳累没有机会时间学习接受教育,享受娱乐。后来倒是有机会时间,可人老病重而终归没有成为精神享受的富有者。但他没有遗憾,他有井下苦苦工作填补这一空缺,他一身所求的平安祥和的日子他安稳度过。

他现在去了,和矿土打一身交道,又回到矿土中,矿土没多大名气,但他博大宽容,无论善与恶一起包容,无怨无悔。

给他送行的人叹息到,怎么好人就活不到八十,九十。然而事实上矿井工作的老革命能活到八十,九十实在太少,不是老人们不想活,也并非儿女不孝顺,实在是因为在那生活水平太差加之又苦又累,把身体拖垮得不劲老。那么作儿女后辈的,只有尽早尽快的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用科学发展的理念改进和大力发展生产,把矿山做大做强,提高效益改变矿山的生产、生活、医疗条件,为老人们创造开心舒适的环境,是挽留老人多住一时的最符合孝道的好方法,哭也吧,哀也吧,生者当奋进。

一个普通客死他乡的矿工,没有名人、伟人那么多祭文,因为他没有功名成就,死了就撒下这一把矿土,期望这方山水与世人能够容纳而不弃。

天津治疗癫痫病
中医如何治疗癫痫病
武汉检查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