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顽童琐忆(五)——会走路的筐

2021-08-28 06:06:54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6

王红玉 

筐会走路?简直笑话一般!可是在我那顽劣的儿子的鼓捣下,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儿子四岁那年夏天,我带他回娘家度假。孩子的姥姥为了哄孩子开心,特意从邻居家要来一只非常漂亮的小狗。

这小狗,煞是可爱,一身光亮的黑毛,四只雪白的小爪子,还有一个小白尾巴尖儿,胖墩墩的,就像一只小板凳似的。

儿子这个乐呀,把最喜欢的玩具送给小狗玩儿,把最好吃的食物分给小狗吃,这还不算,他走到哪里,就要把小狗带到哪里,而那小狗呢,也乐得有这么一个小庇护神,就像个贴树皮一样粘在儿子身边。有时候儿子淘气时不小心就会一脚踩在它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于是它就呜呜咽咽的哭,哭完,再粘在儿子身边,贴的还是那么紧。

小狗这东西,也真通人性,他就知道谁对它好,而且它一旦认准的那个人,就是你再怎么对待它,它都不去介意。一件小玩具,一块小饼干,一片烤鱼片,一截小香肠,都能把它诱惑的无所适从,小动物的思维就这么简单。

似乎儿子也知道小狗的特性,对这小狗,要说喜欢吧,也真喜欢,儿子说那是他的孩子,给它洗脸,给它梳头,还给它洗澡。而对于小狗而言,这些事情一定充满了恐怖,因为我分明看到了小狗乞求的眼神。可大咧咧的儿子可不管这些,他认真而忙碌的履行着护狗使者的职责,一切做得按部就班,井井有条。

除此而外,儿子还制订了训狗计划,培养狗人一样的技能,给狗讲故事,给狗说童谣,还教狗做广播操,当然,狗也听不懂,狗也学不会。更可怕的是,顽劣小儿经常会想一些离谱的事,有时候甚至于在大人眼里,他那简直就是在荼毒生灵。

那时候,他姥姥家还没有搬上楼房,房子的前后有两个菜园子,我妈为了摘菜方便,预备了一只小竹筐,就放在院子的角落处。一天中午,我突然听到小狗在哀哀的叫,我以为又是儿子踩到狗尾巴了呢,就没去理会。可是那狗的叫声越来越凄切,而与此同时,又传来了儿子的得意忘形的狂笑,我知道,这个小家伙又在“虐待”他的“孩子”了,正准备去看个究竟,只见儿子兴冲冲的跑了进来:“妈妈,快看快看呀,会走路的筐!”

我原以为儿子在玩狗拉车的游戏,可是我又错了,院子里,根本就看不到小狗的影子,而是那竹筐在满院子的乱蹿,筐下,露着四只小白爪子,和一个小白尾巴尖儿。小狗就那样被儿子扣在筐里,惊恐万状的东奔西跑,这可怜的小东西,在一个顽童的蓄意谋划中,充当着一个受虐者的角色。有意思的是,当我把它从筐里解救出来的时候,它却又贴在儿子的身边摇着小尾巴开始了它的谄媚似的哼哼唧唧,而我的儿子却满脸写着不以为然,唉,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儿子呢,这一次后,就经常玩这样的恶作剧,以至于小狗越来越习惯被儿子耍弄,并且学会了配合,别说,还很默契呢。

郑州专业治疗癫痫医院
北京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北京癫痫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