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在河彼岸,谁渡我一世悲伤

2022-03-30 22:53:33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0

这段日子,过得浑浑噩噩,不知所以。蹁跹的年华,轻撩起岁月流逝的窗帷,在红尘间缱绻成风,幻化成雨。

剩我如歌岁月,独吟成殇。

兜兜转转,又一年繁华时节。午夜梦回,在悲伤里堕落。曾经的年少烂熳,到今日的颓丧落寞,唯剩叹息,感慨着沧海桑田,彷徨无奈。

我想以零度的姿态,阅读世俗的风景,但我不能,始终做不到那种脱离尘世的漠然。在这般零落成雪的季节轮回里,生命能以轻薄昂扬的姿势,越过这尘世的樊篱么?我竟用一生凄迷,在河彼岸,等待你,在前方渡我一世的忧伤。

可是,你还未曾出现。内心有隐隐的触摸,不着痕迹地生长着。也许转身咫尺间,我们便会相遇。像一朵花开,在心事斑斓的年华,随意那么一缕,你的笑便会旖旎地盛开了。

我站在彼岸的一隅,轻抚幽琴,弹一曲江南小调,在等那方烟雨迷离。

如果,你从前世的芳草岸边涉水而来,衍带着莲花清香,那该多好。

可如果只是如果。岁月已寂寥成灾,相思成海。

等你,就像等待一场绝世的烟雨。心,在苦苦等待中累成一首憔悴的诗。

五月,在烦躁与闷热中,隐约有雨,渐近又渐远。那是你么,从遥远的暮春翩跹而来,款款而至。但不是你,我只看到了一纸空蒙。

忧郁,像裂缝的伤口,隐瞒疼痛。我的生命已近暮年,在枯萎和褪色里,我用颤抖的双手,抖落这尘封多年的相思。那只生命里的杜鹃,未曾栖落在我等待的枝梢。

悲伤,像点燃寂寞的香烟,在口中吐出,缭绕成无尽的思念。

寄托,宣泄,还是逃避,我开始迷茫了。所有嘲笑和苦楚,都是一种折磨。只有伪装,才使自己不至于这般麻木和痛苦。

我们的距离,像海。此岸彼岸,无法泅渡。只因无缘渡船人。

在河彼岸,今生,谁渡我一世悲伤?


癫痫药物治疗卡马西平可以吗
北京什么医院治疗儿童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