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灵海

2022-03-30 22:47:52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1

当我再一次踏上这片天地,仿佛一刻间享受着无限的宽怀拥抱,大海这个早已在我思维中凝系了一种无法释怀的情结,你竟毫无煞费心思就占领了我的全部世界。我喜欢那海风吹动潮润的气息,温纯似情人的呼吸;我喜欢那银白色欲夺眼眸的沙滩,宽广而又辽远;我喜欢那汹涌奔腾的浪,一层一层扑向我,却又温柔细腻的抚摩;我喜欢......我的心情固执的热烈起来,悸动!心跳!又怎能平息我的内心真实呢?

我终于看到了你,想你,似一个期盼已久的灵魂守侯着命运的降临。无聊与忧郁在低吟着,垂死的挣扎,仿佛触及到激情的魔力,快意的灵在我的胸间融化,我懂得那种与生俱来而没有显示的勇气,终于被大海赋予了新的生机。

又一次翻卷着跌宕起伏的浪潮,我开始了读你。你在唱歌吗?一个深情的声音,把生命中最最激昂的曲调吐纳,美妙与渴望迸发出来;你又在吟诵吗?那深沉的节奏,似讲述着远方带来的真谛;你在蹈舞吗?翩翩其然,赤足的冰凉与轻柔,仿佛一下子冷静了我狂热的欲望。我迷醉了,你的高傲。

海风,轻轻的吹,似一朵羞涩的水莲花,让我刚一触及到你的醇香,又匆匆的逃离。我懂:美好不在于永恒的享受,于是你把千百万年大自然恪守的虔诚给予了我。

迎着高阳,我向前走去。俯身下去是一尾小鱼,正挣扎着,你的遗弃,于是被凉晒着,你又怎会注视到每一个生命的存在呢?我无主意地将它托在手心,可爱的小生灵,在我掌上活泼地跳动着,相似在搏斗着最后的生机。终于动了恻隐之心,轻轻将它放在潮头,这个渴望回家的小东西,一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不愿责备它的不知回报,毕竟我们是两种不同的生灵。

回首已是许多路程,我早已把全部的神思交给了你。一串串脚印在浪潮的吞吐中被抹平,只留下平坦的岸。你是博大的,无法比拟的伟岸,而我是渺小的,就像我只能留存你的记忆,却刻不下给你的印记。

还要走下去吗?没有谁会阻挡,更没有人会追逐,在这里我享受着自由的意义。前面是一堆怪诞的岩石,那是山峦延伸的手臂。停一停吧,我站上了岩头,我是怎么惊讶了这个角度,那山峦无限的蜿蜒盘曲着,然而却走不进你的怀抱,你又怎会轻易让出这里的空间呢?你狂暴的冲刷着岩石,完全不顾及那刀劈斧削般的坚持,把这一只只伸向你手塑成战败的执念。我被这悲壮的景致折服了,这一定是我求索你的缘由。

遥望向远处,一个岛浮在水面,我突然想起以前得意的一首小诗《岛》站在一个独特的角度看海/大海就在你的脚下膜拜!曾经多么佩服自己的绝妙,可是今天我怎不怀疑自己的荒唐呢?

起身,该走了,回到我的庸俗世界里去,亲爱的你,竟送给我一抹红彤彤的夕阳作献礼。


德巴金治疗癫痫病的好处
武汉儿童医院能治疗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