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春来野菜佐诗香

2022-03-30 20:51:01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2

“试寻野菜炊香饭,便是江南二月天。” 吃了一个春节的山珍海味,去尝尝山区的野菜吧。它们从遥远的古诗里走来,伴着幽幽的清香,勾起了我们味蕾尝鲜的欲望,告诉我们春天的到来!

“时绕麦田求野荠,强为僧舍煮山羹。”北宋的苏轼在《次韵子由种菜久旱不生》如是写到。到麦田周边找一点荠菜做“山羹”, 固然是因为菜园大旱无菜可吃的原因,但荠菜的美味却从来不曾缺席春天的餐桌。荠菜入诗,最早见于《诗经.邶风.谷风》:“谁谓荼苦,其甘如荠。”意思是,谁说苦菜味最苦,在我看来甜如荠。将荠菜和苦菜相比较,显然荠菜的规格更高一层。荠菜不仅味美,其精致而典雅的白色花朵,也是充满了春天的生机。南宋词人辛弃疾有名句:“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娇艳美丽的桃花李花,在风雨的侵袭之下已纷纷凋落,而不起眼的荠菜花,却迎着风雨,展现出盎然的春之气息。

“离离幽草自成丛,过眼儿童采撷空。不知马兰入晨俎,何似燕麦摇春风。”这是南宋诗人陆游生动描写儿童采摘马兰头去做早饭的情景。但是“马兰”一名,在大江南北却分属于两种截然不同的植物。北方的马兰不能食用,只能入药,而陆游诗中指的却是江南著名野菜马兰头,其气味芬芳、口味清新、味道甘甜,江南风味十足,这一点在很多南方诗人的笔下亦有体现。南宋余姚诗人高翥就曾写到“马兰旋摘和菘煮,枸杞新生傍菊栽”。清代永康(今属浙江金华)诗人吴宗爱也有“疏风小圃宜莺粟,细雨新蔬采马兰”的诗句,可见马兰自古便是入菜的。草一样的马兰头,柔嫩但不娇贵,田头垄间都可以采摘到。它那未经驯服的清莽之香,那被春天认真爱过一场的见证。历代中医、本草类图书,将马兰头的药用价值发挥得淋漓尽致,乃至民间有“三月马兰胜似药”一说,清代王士雄的《随息居饮食谱》甚至赞它是“蔬中佳品”“诸病可餐”。

如果说马兰头的香是清冽的,代表了初春的淡雅。那么香椿的香绝对是浓烈的,展现了仲春的欢畅。“不美珍馐宴,忘情摘嫩椿”。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以香椿嫩芽叶入馔的国家。“溪童相对采椿芽,指似阳坡说种瓜。想是近山营马少,青林深处有人家。”元代诗人元好问就曾描绘了一幅儿童们在山中溪水边采香椿芽的生动场景。在蔬菜中,香椿的香味最为浓烈,明代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写道:“菜能芬人齿颊者,香椿头是也”。最早记载香椿的古籍却是赞美其树龄的,庄子在《逍遥游》中说:“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把椿树作为长寿之木,后来的“椿萱并茂”也出自于此。

夜啖野菜,闲读诗书,春意就带着丝丝缕缕的野菜清香,一路从唇齿间走进了我们的心里,微苦回甘,滋味绵长。


患上癫痫病怎么治疗
专业医治癫痫的医院
左乙拉西坦副作用具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