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生日

2022-03-30 16:25:19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0

晚饭后,带了光子去散步,三岁多的小光子,一边拉着我的手,一边喊着我说:爸爸,吃了饭是要散步的呀。我答应着他,踩着轻盈的月光,吻着氤氲的晚烟,我们漫步在房前屋后,不知不觉就走进了母亲的家。

光子和他奶奶亲热了一阵后,嚷着要困。他奶奶逗他说,别困别困,有鸡蛋吃呢。今天是你爸爸生日,等一会你和你爸爸一个人一个鸡蛋,吃了再睡吧。光子连连说,不要不要,头一栽便拱进我的怀里沉沉地睡去了。

如今鸡瘟蛋贵,我惊奇母亲竟为我的生日准备了两只蛋,于是便问了母亲。母亲笑了笑,她没有直接回答我,挺神秘的,老人只告诉我,如今的鸡蛋已经是二角五分钱一个了。

火光映红了母亲的脸,母亲是健旺的,她今年虚岁五十八了。火光也燃烧着我的心,我已经成家立业了,今年也虚岁三十三了,为什么还要披了母亲的恩泽?

火光照着母亲举箸夹蛋的全过程,也照着我的思想的路。

生日的头天晚上,我回到家里。第一次违例没去母亲那边坐,只是在家里默默地读着书。妻子悄无声息地出去了,又悄无声息地回到我的身边,她以素有的柔声软语对我说:你去厨房吧,桌子上有吃的呢。

碗里堆山叠岭,雪白的米面,黄绿的葱叶,里面卧着两个荷包蛋,还埋着些许的精肉碎片,香甜极了。这虽然算不上什么美食佳肴,但是,它体现了夫妻的恩爱,体现了家庭的温馨。妻子总是把对丈夫的爱体现在一件一件的小事上。我们从母翼下分家独过都已经几年了,这种情况下贤淑细心的妻爱总会代替母爱的。我这样想着,也就理所当然地吃完了这碗美食,来了一次愚公移山。

谁知母爱无穷已呀!母亲怎会忘记儿子的生日,两只鸡蛋价值五毛,可它体现的母爱却是无代价的。其实,这也难怪,我哪年不吃母亲为我煮的生日蛋,哪年不吃母亲为我下的长寿面?

二十七年前,我只有六岁,家住茶盘庄。我和三弟住在几重山几重水远的潘寿山幼儿园。生日那天,我饿得发昏,于是翻过几重山越过几重水,回到茶盘庄,扑进母亲的怀里。母亲无言,只有泪流。我的父亲,那时也如我现在一般的年纪,典型的东方男子汉,他瞪着大而无神的眼睛望着我,贫病交加的脸显然是暴怒了,他叫我立即滚回幼儿园。他举起扁担做出威吓我的样子,还一个劲地自言自语道:中午吃什么,中午吃什么!

母亲的眼泪簌簌下滴,我亦悲号不止,母亲告诉父亲,今天是我的生日。父亲走了,上工去了。母亲松开我的手,从菜篮子里翻出一个白萝卜,她把白萝卜磨成丝条状,当面条煮给我吃了。我吃着,高兴极了,虽然没有一丝油,盐味也不够,我还是吃得没剩一滴汤。吃完后,我把碗筷一扔,又一重山一重水地回到幼儿园。为了我生日吃一个白萝卜,母亲事后到底担了多大的风险呢?二十多年来,我一直没问过,我想象得到。

后来,我一年一度的生日,没有少吃过母亲煮的荷包蛋,下的长寿面。我的其他兄妹莫不如是。如今,我的侄子一大群,兄弟媳妇一大群,他们也莫不如是。唯有母亲,她也有一年一度的生日,她到底都吃了什么呢?我从来就没有问过,因为我也想象得到。

啊,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呀!母亲并不求儿子的报答,她只期望她的儿女们健康地成长,做一个有用的人。


癫痫病常见的病因是什么
宝鸡癫痫病医院排名哪家好呢
卡马西平是治疗癫痫疾病的常用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