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亲情散文 > 正文

【军警】三枚硬币(小说)

2022-04-25 09:11:15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1

那年我十九岁,只身一人去了保定。开始了我的漂泊生涯。每逢佳节,心底便涌现出一丝奇怪的情感。钱包里一年的积蓄,很厚实的一沓钞票,应该很满足了。可无形中却又不知道缺少了什么,忘了是第几次有这种迷茫感了,既高兴又伤感。

记得那一天是元宵节,保定的天空很朦胧的。有些浪漫,轻轻的飘着雪花,到了晌午仿佛醉人的夜。早早就离开住所来到街上,忽然间不知道何去何从了。一种逃避有很大的罪恶感!心里有些隐隐的惆怅,我闭上眼仰起头,心中的火热对抗着落在脸上的雪花,很多因素可能是一个人过节,可能是看不惯这万家灯火,可能是这糟糕的雪天。等等吧!一张熟悉的脸映入我的眼帘,他微笑着:“咱们吃元宵么?”

“随便!”我说道。

其实我很想找个温馨的地方营造那种气氛的,但是放眼望去这世界给我的感觉却是心里比外面还冷!

“走!去上网。”我很充满豪情的说道!

他很累了:“不去明天还有事呢!”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很凄然两个人站在大街上是兄弟,不是恋人。这个角度也谈不上浪漫缠绵,只有瑟瑟发抖时一个问一个答。

“去哪?不知道!”我冷得直跺脚。

“那在这里干站着!”他搓着手说。

“那你说怎么办?上网去!”我说。

“晕!你就知道上网!”他很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那你说我们还能干什么?我问道。

“走吧,回家睡觉吧。”他显得很无聊。

“都睡一天了还睡啊?哎要不我们猜硬币吧?”我突发奇想。

“好啊!正面去上网反面回家睡觉!”他也来了兴致。我拿出硬币开始抛,漫天风雪的大街上,两个少年看着雪中那一点晶莹。终于一声轻响,硬币落地了!

“晕!真的回家睡觉啊!不行!”我有些不甘心。

看着他那一副欠揍的的表情,我又拿出两个硬币:“我这还有两个硬币咱们三局两胜从来。”这次是他抛起了硬币,一落地我就乐了。“啊!哈哈我赢了走上网去吧!”我很得意,拉起他就想走。

“额额额!不算数,你看那个硬币下面有个烟蒂没落地不算!”他开始强词夺理了。

“好!那我再扔一次,这次行了吧。”我欢呼道,因为硬币落下来又是正面。

他的脸上各种无奈。我阴谋得逞似的笑道“哈哈,我说嘛天助我也,走!网吧的开路!呵呵。”

“哼!看你那无耻的样!”他瞥了我一眼甩出这句话。

“晕!我是你说的那样吗!切!”我反驳道。

“不就是猜硬币你赢了么!神气什么呀。”他有些不服气。

“啊!对。我就是赢了怎么着吧?”我有点不识相了。接下来我有些变本加厉:“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靠!老子还惯着你!”他的脸在我的言语中变换着黑白。话音刚落,我就被他摁在雪地里狂殴。

“晕!大哥,刚才这三个硬币我都给你!放过我吧。”我开始软弱了。

“哼哼!想让我放过你可以啊,网费你拿吧!”他的神情要多阴险有多阴险。

“好!妈的。好汉不吃眼前屎!一口价多少钱?”我有些阿q了。

“通宵十块!哦,好!我就带了八块啊!”我看着手里的零钱说。

“敢耍老子!”他又怒了。

“别打了,别打了!106来了!”我仿佛看到了希望。

售票员大婶扯着嗓子喊:“你们俩都什么时候啦!还堆雪人打雪仗!你看那孩子冻得!上车!唉!!!”

“别拉我啊!我的硬币!我的三块钱!”我被他强拉硬拽的上车了。

我问他:“刚才那大婶说的雪人在哪呢?”他笑了,而且笑得很猥琐。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低头看向自己,顿时明白了:“晕!说我是雪人,去剋她!”

“好!我赞成。”他在旁边煽风点火。

“售票员!!”我表情可横了。

大婶一回头,我看见,她的手臂快赶上我的腰了!

随机我满脸笑容:“呵呵这是我俩的票钱。”

“汗!你也就这点本事。”他挖苦道。

“那要是你你怎么办?”我反问道。

“我?我反正不能跟你似的!”他抱着肩膀很不屑的说。

“嘿!你这人!额谁的钱包?”我叫道。

“我的我的!”他一边回答一遍用眼睛四处乱看。

“呵呵呵。”我笑了,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阴险。

看着他的样子:“中计了吧,小样。”

“晕!你又耍老子。看我......”他眉头一皱,作势欲打。

就在这时,一个急刹车。他身形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我一伸手抓住了他。

“哎呦!哦还好你抓着我!”他松了口气。

“呵呵!关键时刻还得我吧。你还那么欺负我!”我像受气的小媳妇似的。

“你懂什么,那叫爱!”他有些另类,更有些厚颜无耻,在我看来。

“去你的吧!这人多我可不想被误会!”我看看周围。

“切!本帅哥这么潇洒要误会也认为是你追我!”他一副少修理的样子。

“拉倒吧!你也配叫帅哥?”我看都没看他一眼。

“恩?”他眉毛一拧。

“哦是是。您不是谁是啊!呵呵。”我假作奉承。

“恩这还差不多!”他很得意。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大喊:“帅哥!!!”

“晕,你想震死我啊!这么近说话这么大声干嘛啊?”他捂着耳朵。

“我不是想给你攒点知名度么。”我又邪恶了。车上的人一齐看着我们俩。

他满脸通红,小声道:“你这下满意了!”

我奸笑道:“帅哥,是要代价地!”这时车停了,到站了我们下了车。

“你可真坏!”他有点不忿。

“我哪坏了?”我明知故问,他看着我把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你自己知道!”他凶狠道。

我看着他的样子:“嘿嘿!我从来都不崇尚暴力!我们都是文明人是吧?”

“可是我崇尚!”他张开双臂向我扑来。我感觉暴风雪要来了,转身抬腿就跑。

“别跑!”他在我身后狂吼。

“不跑是傻瓜!哈哈哈.......”我回头看着他,心里既悲凉又火热。

风雪很快掩盖了我们的足迹,在这陌生的城市里,仿佛我们从未来过。一切都是那么的亦真亦幻,也许只有雪地里,那被积雪掩埋的三枚硬币还能证明我们的存在......

治疗癫痫专业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
治疗颞叶癫痫的有效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