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人故事 > 正文

【流年】寻(同题征文·短篇小说)_6

2022-04-30 11:35:17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1

『一』

橘黄色的小皮球被高高弹起,顺着有坡度的路面飞快地滚动,我穿着硬邦邦的红色皮鞋,在后面紧追慢赶。

那天的阳光温暖灿烂,道路两旁摇曳着美丽的雏菊,是一个秋天的日子吧?或许是春天。过去太久了,我好像不太能确定,只记得风不急不缓,有一丝清爽有一点凉意,当时的我还只是个六岁的小姑娘。

皮球一路滚进果农歇脚用的小木屋里,门没有锁,我跟着钻进去。屋子里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桌子上有一个落满尘土的白瓷缸,屋里面并没有人。我四处环顾,很失望,小屋里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我是一个人从奶奶家偷偷溜出来的。爸爸妈妈今天就要来接我回城里念书,可我舍不得离开,所以一个人躲了出来。想想这个时间,爸爸妈妈该到了,我可不能回家,躲一会是一会吧。

小木床上落满了尘土,我不敢坐上去。灵机一动,跑到门外扯了一抱茅草,然后铺在木床上,舒舒服服地躺了上去。有一缕阳光透过屋顶的缝隙洒在我的脸上,闭上眼睛,任阳光在我脸上、身上游走。木屋外是忽远忽近的鸟鸣声。如果真的回到城里,怎么能看野花跳舞,听鸟儿鸣唱?我才不要回城。心里暗暗想着,眼皮有些睁不开,缓缓地睡去。

一阵又一阵热浪向我冲击而来,我猛地醒了,却发现,小木屋已经被火苗包围,热浪像怪兽一样吐着血红的舌头,四处吞吐,我蜷缩着身体,哭喊着高声呼救。惊恐的记忆,历经20年时间的冲刷,有一些模糊,但从不曾忘记。

火光中有个小男孩冲了进来,拖着我的手往外拽,原本被吓得寸步难移的我,突然就有了求生的勇气,跟着他冲向门外,连火苗灼烧的疼痛也浑然不觉。

木屋着火,很快引来村里的人,还有奶奶、爸爸、妈妈。爸爸一把把我抱在怀里,一路奔跑,后面跟着奶奶,妈妈。

知夏啊,我的宝贝,你可别有事啊,这不是要我老命吗?奶奶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我回头搜寻那个救我的男孩,我们的眼神相对,他的神情很复杂,有一丝焦急还有一丝恐慌。疼痛开始袭击我,心里却升腾出一种预感。在跟着小小他的冲向唯一的出口时,我就有预感,我们之间将有难以割断的联系。

我试图记住了他的样子,但时间太久远了,我唯一能记住的是,在他的左侧嘴角,有一颗褐色的小痣。

那天,我被爸妈带到城里的医院,我在医院里住了很久。那个救我于“火海”的男孩,我并没再见到过,奶奶也说不认识,大概是邻村的孩子。至于小木屋为什么会着火,已经寻不到答案了,也许是意外,也许是人为,但这都不重要了。经历这场火灾后,奶奶和我们一起来到了城里,我是她最宝贝的孙女。她无微不至地照顾我,直至我十三岁那年,奶奶因病去世,葬在了老家。

那场火灾在我左边的锁骨位置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那是一道丑陋的伤疤。因此,一年四季我要么穿着领子很高的衣服,要么围着各种色泽、质地的围巾,掩盖那道疤痕。每一次触摸疤痕,总会想到那个救我于火海的男孩,那种我们一定会再相遇的预感就会更加强烈。

『二』

新年夜,气温零度,天空飘着小雪。

寻你咖啡屋,二十六岁的我穿着雪白的羊绒大衣坐在壁炉旁,看一本叫《如果爱》的书。壁炉里的火燃烧得很旺,几株香雪兰散发着幽香。

前几天,我在微博里看到这样一条信息:我的新年愿望就是新年夜一个人到寻你店里喝一杯咖啡。并附有寻你咖啡屋的照片。发微博的人是沈陌,关注沈陌的微博已经成了几年来的习惯。沈陌早我两年大学毕业,我和他的关系,往深里说是认识,往浅里说不过是校友。我们相识于新年舞会,他邀请我跳舞,结果我踩了他十次。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沈陌左嘴角有一颗褐色的小痣。

有褐色小痣的沈陌并不是救我于“火海”的小男孩,我已经求证过九百九十九次,很遗憾,他不是。他只是嘴角长了一颗小痣的沈陌,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他没在村庄里生活过,更不曾救过一个小女孩。他甚至觉得我的问题像天方夜谭,拍着我的肩说:学妹,你一定是故事听多了。

我说,这不是故事,这是事实。

谁的事实?沈陌原本幽深的眼神里是忍俊不禁的笑。

我下意识地触摸了一下掩藏在丝巾下的锁骨上的伤疤。朋友的故事,我缓缓地说。我依然无法坦然面对那道疤痕,更担心这道疤痕吓跑了嘴角长了一颗褐色小痣的沈陌。

沈陌毕业后放弃了好几家上市公司对他发出的橄榄枝,成了一名职业旅行体验师。他一边旅行,一边摄影,一边写攻略和体验。这种工作不但自由、新鲜、美好,且收入也不错。其实,于沈陌来说,这也不算是工作,他原本就醉情于山水,梦想就是走遍天下,所以,严格来说,这不是他的工作,而是他的人生。

两年里,沈陌已经走过了很多地方,微博上已经有上万粉丝,其中以女性为主,但到目前为止,沈陌并没有女朋友,至少在我看来他并没有女朋友,因为没有人追赶上他的脚步,他还在路上,不停地走。

很多人在微博上直接问他,沈陌,你这么帅,又有这么酷的职业,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是不是你眼光太高,你到底想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

沈陌回复,她能接受我,并能跟我一起上路就好。

许多人神回复:

我愿意!

我愿意!

我愿意!

……

很多女孩都愿意成为沈陌下一站遇见的人,沈陌依然还是单身,所以新年的愿望,他说一个人去寻你喝一杯咖啡。这个微博一发出,很多人呼应,我也去。我并没有跟帖,只是在心里说,沈陌,不见不散。

历经四个小时,穿过两个城市,我在下午三点抵达寻你。我喝了三杯咖啡,期间客人换了一拨又一拨,直到晚上十点,咖啡屋打烊,我并没有寻到沈陌的踪迹。我刷了无数遍微博,沈陌并没有更新。我寻他而来,却终期未遇,不见不散,不过是我新年里一个类似泡沫的美好愿望而已。

走出咖啡屋,寒意汹涌而来,我抱紧双肩,毫无目的地在雪地里行走,路灯下的白雪闪着寒光。不远处,很多人在燃放烟花,瞬间的璀璨之后,是长久的销声匿迹。烟花,燃放的也许根本就是寂寞。

『三』

回到旅馆,和衣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手机响了。

新年快乐,知夏!电话里传来唐黎欢快的声音。

新年快乐!唐黎。我起身来到窗前,拉开窗帘,看着窗外仍在闪烁的烟火,感染着一份来自对方的快乐。

知夏,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如果你在我身边该多好。唐黎是我高中的同学,我们之间有着一份牢不可摧的友谊。

唐黎,新年有什么愿望?我的声音里带着笑。

把你送到我身边,分享我的快乐。唐黎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个愿望你马上就能实现。唐黎,我在北京田园宾馆,你来接我吧。说完这句话,我的笑意加深,一道璀璨的烟花在窗外划过。

好你个蒋知夏,你来北京居然不告诉我,还悄无声息地去住宾馆,你让我情何以堪?你置我这个多年的知己于何地?你,你……唐黎显然很激动。是啊,我都没想到自己会来北京,她又怎么会想到呢。

唐黎,你若再抱怨我,新年的钟声可是马上要敲响了,我要改变主意,你可就实现不了愿望了。我半嗔半威胁地说。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你可千万别动,我半小时准到,等我,等我啊!

与唐黎见面的时刻少不了激动地相拥,还有她看似凶狠却毫无力度的拳头。我们一年多没见面了,在这样的夜晚,在这个有一些寒冷有一点落寞的城市,我终于感觉到了一种温暖,是唐黎传递给我的温度,我的眼睛有些湿。

知夏,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唐黎放开我,我这才发现她身后有一个男子,在看着我们笑。

蒋知夏,我最好的闺蜜。

顾沐阳,我男朋友。

唐黎大大方方地介绍着。我用丝巾拭了一下眼角,伸出手,展开笑容,你好,顾沐阳。

你好,蒋知夏,早就听唐黎说起你。

我和顾沐阳的手轻轻碰触,四目相对时,我的心跳突然加快,手没来由地抖了一下。顾沐阳一定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在诧异地看着我,他的嘴角却仍保持上扬的弧度,左侧,一颗褐色的小痣显而易见。

我缩回手,极力掩饰内心的慌乱。唐黎,我饿了,我们去吃夜宵吧。

好啊。我们去吃北京的特色小吃,保证你会喜欢。沐阳,你去开车,我和知夏在门口等你。

好。顾沐阳看了我一眼,转身向着电梯口走去。我回到房间,取来羊绒大衣,随着唐黎而去。

『四』

吃完夜宵,顾沐阳把我和唐黎送到宾馆。原本,唐黎坚持要我到她的单身宿舍去住,我说宾馆的费用左右花了,不住岂不是浪费。唐黎,便随我而来。

告别顾沐阳,简单的洗漱之后,我和唐黎挤在一张床上,倾心交谈。没等我问,唐黎便聊起了顾沐阳。

知夏,你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相识,是不是冥冥中有些缘分?唐黎侧过身问我。

那当然,虽然这世界本身虚幻,但总有些东西真实。谁与谁的相遇,谁为谁的回眸,谁是谁命里的桃花,谁在谁怀里的忧伤,谁在月光下吟唱,谁在落雪的窗前画你的模样,缘分总参了一点天意。我没有对视唐黎的眼神,将目光投向天花板。

知夏,你还是那么诗意。唐黎轻轻地拥了我一下。

哈哈,我现在正剩下失意,有个女孩名叫失意。我自嘲地说。

一个女孩名叫诗意,心中有无数秘密,因为世上难逢知己,她必须寻寻觅觅。她以为她脸上没有露出痕迹,在她的脸上早已经写着孤寂……唐黎,柔柔地哼唱,她的嗓音很美,只是她唱出的不是“失意”而是“诗意”,或者源于她正在享受爱情的甜蜜,她的世界里没有失意吧。

好了,唐黎,说说你们的故事吧,别研究我的失意啦。我打断了她。

我是在一次采访的时候遇见顾沐阳的,知夏,你相信吗?原本那次不该我去采访,我是被领导临时抓去的,就这样机缘巧合地遇见了顾沐阳。知夏,你别笑我,我对他,一见钟情。

唐黎说这句话时,脸上飞着两朵红霞,橘黄色的灯光下,她更加妩媚。

顾沐阳是很有名气的人吗?我若有若无地问。

他是一家整形医院的医生,海归,他的整形手术做得完美无瑕,为很多人再创了美丽,在北京,顾沐阳小有名气。但他是个极其低调的人,应该说他不愿意接受采访。顾沐阳跟我说,唐记者,多宣传我们医院,别宣传我。就是他这种低调的内敛,让我情不自禁地生出好感,进而想要接近他。唐黎的声音里含着幸福的味道,眼神散发出迷人的光泽。

这么年轻的整形医生,如此低调,确实不容易。现如今,又有几人能拒绝出名呢?我内心也不由得对顾沐阳生出几分好感。

顾沐阳,是北京人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生怕唐黎会觉得我的问题唐突,但我又抑制不住内心的渴念。

不,他不是。他出生在乡下,他说过那是一个美丽的乡村,有过他很多难忘的回忆。唐黎说。

我的心跳再一次莫名加速,从而导致身体颤栗。唐黎一定感觉到了,她紧紧地拥着我。知夏,你怎么了?你冷吗,是不是发烧了?唐黎触摸我的额头。

没事,唐黎,是有一点冷,你放心,我没发烧。我故作镇静地说,努力平息内心的激动。

知夏,这个疤痕还痛吗?唐黎碰了一下我锁骨的伤疤,疼惜地问我。

早就不痛了。我笑着对她说,同时回抱她。

知夏,我急于见到你,把顾沐阳介绍给你,就是希望你考虑一下对这块疤痕的整形手术。知夏,我很心疼你,为了这块疤痕,你掩饰着自己的美丽,你都不知道,你有一个多么美丽的脖颈,你的美丽不该被包裹。

我的眼泪一下子盈满眼眶,被人牵挂总是幸福的,唐黎带给我的感动和温暖是那么真实。

谢谢你,唐黎,你总是对我很好。我有些哽咽地说。

知夏,高中的时候,我家境困难,要不是你的接济,我恐怕都没机会读大学,也就不可能有这样一份如愿的工作。如果说感谢,我才要真的感谢你呢。

都过去了,我们现在不都生活得很好吗?你有喜欢的工作,有心仪的男朋友,唐黎,祝你幸福。我紧紧握着她的手,动情地说。

知夏,我和沐阳应该还算不上男女朋友,我们经常相聚,但算不上约会,因为我们不像情侣,倒像在陌生城市彼此温暖的两个人。他是一个慢热型的,我们认识了半年之久,他早该知我心意,可就是不曾对我表白,不过,我有耐心。表白只需要一次,我于万千人中寻到他,而他正好也是我喜欢的样子,我就不会轻易放弃,我愿意等。唐黎的眼睛有着坚毅的光芒。

等待一份期许中的爱情也是幸福吧!那么,我呢?我也在等待吗?我在等待沈陌的蓦然回首,还是只是在等待嘴角一颗褐色小痣的影子?

『五』

我在北京停留了两天,唐黎并不知道我来这个城市,只是为了到寻你咖啡屋喝一杯咖啡,等待一个根本就不会赴约的人。不,我和沈陌其实并未曾约定,我只是一厢情愿地来了。遇见,我幸;错过,我命。我虽然不是唯心主义者,但对于爱情这种比较感性的东西,还是比较遵从天意和缘分。其实,沈陌于我,我于沈陌,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我们是两条平行线,在各自的路上延伸,我渴望交集,却无缘擦肩。两年了,沈陌从未离去,却也不曾走近。

合肥哪家医院能看到癫痫呢
小儿癫痫时候遗传
西安哪个医院治癫痫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