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指间★小说』狗的功劳

2022-04-15 17:19:36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0

秦校长养狗。

刘小三也养狗。

秦校长养的是一条松狮犬。

刘小三养的是一条日本狆。

松狮犬和日本狆都属于宠物狗系列,也都属于名犬。

按理说,校园里是不能养狗的,毕竟威胁到师生的安全,存在着诸多的安全隐患。但现实中太多的不应该还是照样发生了。

秦校长养狗是有原因的。秦校长的妻子在外地工作,孩子在大学就读,只有他孤身一人住在校园。秦校长夫人甚是牵挂,就托朋友买了这条松狮犬给秦校长做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条松狮犬竟是一条母狗,隐隐约约多了一层含义。

刘小三养狗也是有原因的。那年去省城表哥家探亲,表哥家的日本狆把刘小三的儿子给迷住了。七岁的孩子,正是为所欲为的年龄,看到儿子依依不舍,哭得一塌糊涂,刘小三只好怀着歉意接受了表哥的馈赠,把这条日本狆带回了家。

校园养狗虽然无人监管,但秦校长和刘小三还是小心翼翼,都用长布条拴住了狗,防止惹出事端来。但狗这东西并不安分,一看到主人下班回家,先是一副奴才相,又是摇尾巴,又是搂啊抱的。接着,就开始撒野,拼命扯着主人的裤脚往门口拽。回归自然,该是所有动物的本性了。

每当这个时候,秦校长便会出来遛狗,刘小三也会出来遛狗。因为,这时,学生已经离校,空旷的校园里除了几间家属房里袅袅升起的炊烟,已经没有了多少生气。在这样静谧的校园里遛狗,可以随心所欲,不需要提心吊胆的。

秦校长的松狮犬肌肉发达,骨骼粗壮,像一个长圆的绒球,尤其是头的周围有漂亮的、流苏般的鬃毛环绕,平添了几分优雅与尊贵。秦校长这条狗看上去文静高雅,骨子里却傲慢得狠,陌生人休想触摸它一下。

但,不可思议的是,秦校长的松狮狗虽然傲气十足,对刘小三的日本狆却异常友好,简直情有独钟。每次遇见总是主动凑上去,左亲一下,右啃一下,好不亲热。

刘小三的日本狆是条公狗,圆头,大眼,短颈,耷尾,四肢健壮有力。但个头太小,体重不到五斤,而秦校长的松狮犬则有点庞然大物的感觉,怎么也不下四十斤。

这么巨大的差异,让刘小三一直惴惴不安。

两条狗一旦发生冲突,秦校长的松狮犬一口就可以置自己的日本狆于死地。如果真发生了这样的悲剧,又能咋样?常言道,顽童打顽童,打死顽童不偿命,何况这狗乃是畜生。再说了,人家是校长,最多陪个不是而已,而自己损失了一条名犬不说,家里那个小祖宗还不哭死啊。

所以,刘小三一直密切关注着两条狗的一举一动,一有风吹草动,他便马上班师回朝。

秦校长好像没有在乎这么多,看到两条狗耳鬓厮磨,卿卿我我,秦校长似乎动了恻隐之心。

“放开吧,让它们玩去吧!”秦校长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并率先松开了手。

松狮犬撒着欢儿跑开了。

刘小三犹豫了一下,还是松开了手。

一瞬间,两条狗翻身农奴把歌唱,拖拉着长长的布条,就像两只落地的风筝在风中起舞,一路奔跑,一路欢叫。看到两条狗撒欢撩脚,缠缠绵绵,秦校长笑了,刘小三也笑了。于是,两个人便借机说点狗事,偶尔也说点人事。

但拖着长长的布条,总是有隐忧的。布条时常被卡在了冬青上,或是石缝里,急得两条狗呜呜直叫。二人索性摘下布条,解除了对狗的束缚。

没有了羁绊的狗便上窜下跳,肆无忌惮。

每天放学铃一响,孩子们从校园里解放出来,两条狗便从家里解脱出来,前院跑到后院,操场跑到厕所,活脱两个顽皮的孩子,尽情地嬉闹。

都说狗改不了吃屎,这狗毕竟也有七情六欲,天长日久,也难免想干点苟且之事。

一天,秦校长和刘小三在一棵法桐下闲聊,两条狗在一边活蹦乱跳。

蓦的,刘小三的目光被他的日本狆给吸引住了。

但见,他的日本狆两只前腿搭在松狮犬的后腰上,两条后退奋力地撑起,屁股前后直晃,胯间那个阳物一伸一缩,努力探寻着目标。尽管松狮犬很配合,吐着舌头一动不动,怎奈身体反差太大,日本狆显得力不从心,鼓捣了半天,愣是没有插入有效部位。

刘小三窃窃地笑了。这一分神便难免心不在焉,秦校长很快也发现了这一幕。表情倏地紧张起来,但看到日本狆一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便放下心来,撇着嘴笑了。

刘小三看到自己的爱犬苦苦折腾,却不得要领,心急如焚,恨不得冲上去助上一阵。

刘小三并不是为狗着想,而是有着深层原因的。

坦白讲,刘小三是全校公认的名师,不但课讲得好,执讲过省级公开课,被评为市级教学能手,而且在学生和家长当中的口碑也甚好,许多家长把自己的孩子能跟刘小三读书当作一件幸事。另外,刘小三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简直就是一个全才。但,这个刘小三就是有一点不足,喜欢找领导的碴。只要领导工作上存在什么失误,其他人闭着眼就过去了,刘小三可不依不饶,非要问出个子丑寅卯来不可。常言道,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在职场上,有人不是把人才分为了四类么,有才有德是正品,有德无才是次品,有才无德是危险品,无才无德是废品。智商很高,情商很低的刘小三因常犯“欺君之罪”,被领导打入“有才无德”这一危险品之列。一个个拍马溜须,平庸无能之辈平步青云,而刘小三却一直得不到重用。尤其这个秦校长,统治这所学校已达六年之久,几乎每年都提拔一个中层干部,却从来没有刘小三的份儿。刘小三的肺都快气炸了。

刘小三不是没想过提拔的事。这年头,有点纱帽翅就风光,不光课任得少,年底和中秋节起码还可以多分几箱鲅鱼刀鱼月饼什么的。刘小三对于领导评价他有才无德是心知肚明的,也曾尝试着转变,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不小心就忘在了脑后。

在刘小三看来,秦校长把持“校政”六年,压抑了他六年,就他的人生成长而言,这黄金般的六年就这么惨淡地流失,秦校长无疑是罪魁祸首。

如今,机会来了,刘小三觉得可以借“狗”行事,“狗”报私仇。

试想,如果日本狆和松狮犬交媾成功,生下那么个仨公两母的,往好处说,他和秦校长就是亲家了,尽管是狗亲家,毕竟还是要亲近许多。往损了说,那就是我刘小三的狗把秦校长的狗操了,这感觉跟自己把秦校长操了一样。

刘小三每每这样想来,便有些迫不及待,便有些得意洋洋。

终于,刘小三的愿望实现了。

那天,他正在家里吃晚饭,秦校长来了,问看到他的松狮犬没有。

刘小三放下筷子,唤他的日本狆。日本狆在,松狮犬肯定在,这两个狗东西一到放学后就形影不离。可是唤了半天,就是不见日本狆的身影。

刘小三淡淡地说,肯定到院子里疯去了,没事,别担心。

秦校长“哦”了一声,就走出了门。

一会儿功夫,院子里就传出了秦校长的吼声。

怎么回事?一惊一乍的。

刘小三和老婆马上一起冲出了家门。

远远的,刘小三就看到秦校长正张牙舞爪地奔跑着,呼喊着。

仔细一看,校园的墙根底下,日本狆和松狮犬正腚对腚交媾在一起,已经合二为一了。

刘小三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旋即,他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一阵风似地掠去。眨眼间飞到了秦校长跟前,紧紧地抓住秦校长的手。

校长,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已经晚了,已经晚了,否则会两败俱伤的,对狗的身体没有好处的。

刘小三老婆随后赶来,以为两条狗在打架,便也缠住了秦校长的胳膊,随声附和,不要这样,校长!不要这样,校长!可是,当她扭头看清两条狗正在那爱得死去活来时,还是羞涩地松开了手。

秦校长异常激动,奋力挣扎了半天,终于安静了下来。

秦校长曾看过《三言二拍》,他知道,交媾之时,容不得惊吓,否则极容易造成阳痿。这狗和人,怕是浑然一理。对公狗也好,对母狗也罢,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刘小三老婆回家吃饭,秦校长和刘小三看着松狮犬和日本狆把事办完。

既然生米已经做成熟饭,剩下的便是顺其自然。

三个月后,松狮犬的麾下便多了一个大部队,六公六母,十分凑巧。看着一个个滚瓜溜圆的狗崽,秦校长喜笑颜开,称其为六十六集团军。

最开心的要数刘小三的儿子了,自从松狮犬下了崽,这个小家伙便魂不守舍,天天往秦校长家里窜。秦校长逗弄他道:“宝贝,你来干什么呀?”刘小三儿子童言无忌,极天真地回答:“俺来你家看看狗。”惹得秦校长哈哈大笑。

儿子去秦校长家看狗,刘小三老婆就天天去秦校长家找儿子,顺便也看看狗。

幼松狮犬的喂养是很讲究的,最好是晚上喂养,食物以米饭、鸡蛋、奶酪和少量的肉食为主。

秦校长系大老爷们,应酬又多,往往不能尽心。秦校长便请求刘小三老婆前去支援。

对于老婆去秦校长家为狗服务,刘小三是心有芥蒂的。他曾经想把狗狗们招到家里来,可是一想,这么多的狗,该消灭他多少鸡蛋多少奶酪多少肉肉啊,想来想去还是放弃了。勉强答应老婆在秦校长外出的时候,前去照料。

刘小三老婆也是本校教师,名字叫做王美丽,人如其名,的确漂亮,是大家公认的美女老师。在大家的眼里,她和刘小三的结合,属于典型的才子配佳人了。刘小三老婆可不像刘小三那么不识时务,她时常抱怨刘小三一根筋,死胡同里赶驴,直来直去。她反复告诫刘小三,处人矮檐下,不能不低头。不光这样说,她还常常付诸于行动。刘小三家与秦校长家相隔不远,只要家里做了可口的饭菜,她总是盛出一碗,要刘小三给秦校长送去,刘小三死活不肯,还责骂她没骨气。她便趁刘小三不注意,偷偷的递了过去。

如今,有了探视狗崽的借口,王美丽方便多了,她时常连狗带人的伙食一起备齐,明目张胆地送去。刘小三几次要发作,但转而一想,这松狮犬肚子是自己的日本狆给搞大的,总不能坐视不管吧,行啊,照顾照顾自己的狗媳妇未尝不可,至于秦校长,权当是第十三个狗崽得了。

日子就像一片树荫,你看不见它移动,它却在一点点向前。

日子又像一部书,你翻过一页又一页,书还是这部书,但故事却渐渐走近尾声。

在王美丽的精心照料下,狗崽一天天茁壮成长,秦校长的面色也越发得红润。

至于刘小三,似乎得到了空前的重视,他外派学习的次数越来越多。

刘小三心里忐忑不安,却也莫名其妙,他不知道秦校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没多久,刘小三就从秦校长口中寻到了答案。

有一次,刘小三被委派去外省观摩学习,半个月后,回到了学校。

秦校长带着他的六十六集团军来喊刘小三一起遛狗。

看着狗狗儿们活蹦乱跳的样子,秦校长戏谑道:“小三啊,你那日本狆看起来弱不禁风,嘿嘿,还真能干,你看,这第一炮就来了个儿女成群,”顿了顿,又郑重其事地说,“后边,把这些小家伙送人,来年,让它俩再生一窝,我就不信破不了王二龙家那一产十五胎的记录!”说完哈哈大笑,刘小三也陪着笑。

说完了狗事,又开始说人事了。

秦校长拍着刘小三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三啊,最近辛苦你了啊!不过,年轻人多一点积淀是好事,否则将来走上领导岗位怎么办,是不是?”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刘小三听出了秦校长话里的弦外之音。刘小三不傻,如果连这样的暗示都听不出来,那还叫才子嘛,菜包子而已。

不过,刘小三没有表现得异常激动,他的表情反而有些凝重,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六年来,秦校长一直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从来没这样对他好过。如今,秦校长的一反常态让他困惑,让他既受宠若惊,又惴惴不安。他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他仿佛看到王美丽正端着一碗碗饺子鬼鬼祟祟地往秦校长家走,他仿佛看到秦校长坐在他家的炕头上和王美丽推杯换盏,有说有笑。刘小三的脸有些发烫。

果然,当年暑假,刘小三接到了人事任命书和一纸调令,他被提拔为政教副主任,远调到很偏僻的一所中学任职。

王美丽特意做了几个可口的小菜,并买来一瓶好酒,以示庆贺。

王美丽端起酒杯,含情脉脉地说道:“老公,祝贺你!”

刘小三苦笑了一下,没有马上碰杯,却把头扭向了一边的日本狆。日本狆吐着舌头,望望满桌菜肴,再望望主人,人模人样的,看上去很懂事。

刘小三抚摸着日本狆的头,由衷地感叹道:“都是这狗的功劳啊,多亏了这狗日的!”

闻听此言,王美丽早已红了脸,低了头。

蓦地,刘小三一脚把日本狆踹下了炕,并随手抓起一瓶酒摔了过去。日本狆惨叫着逃跑了。

“干什么你?!”王美丽瞪圆了双眼,逼视着刘小三。

刘小三瞥了王美丽一眼,然后目光却定在了炕头上的那张任命书上,犹豫了片刻,缓缓地下炕,拾起了酒瓶。

杭州治癫痫的医院.
黑龙江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癫痫疾病该如何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