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云】工友(小小说)

2022-04-30 12:10:17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1

狗吐舌头猪卧泥——七月天气,热!左林剃了个光头,夏飞也学样:剃了个光头。

下午六点多,白花花的太阳依然挂在延伸向西边方向的铁路线尽头。下了路基,收拾好工具走在下班的途中,大家看左林和夏飞的秃瓢刺眼,就嘲弄说:南山猴,南山猴,一个耍球都耍球!夏飞摸了摸左林的光头,吸引大家注意力,说:看这宝货,提着两个腿倒过来,夯地就不用硾子了么。左林不悦意,腾出手便打了一下夏飞的光头,反驳:你这是啥?!夏飞哥,黑来跟婆娘睡觉,老二不行的话这就能当自娱器嘛!两个光头斗着荤嘴,大家便笑得东倒西歪。一阵风来,黄色的工作服吹成鼓胀的袍子,呼啦啦响。葛大年是工长,也笑出一嘴白牙,但履责心重,便吆喝:“扛好工具,注意上下行车辆!”,几声整齐的回应,队伍就又排列成了一行,悉悉索索往前走。一路热闹里,不知不觉中便遥遥看见工区的大门了。

左林和夏飞住一间宿舍,两张单人床,卧一对欢喜冤家,常常嘻哈到深夜。回到工区,宿舍门口俏生生站着个小媳妇,夏飞估摸着是左林媳妇,就故意问:“左林哥,谁呀?”左林一边开门一边说:“谁呀?!你个宝货,你嫂子你不认识了?”夏飞就笑,说:“咋跟上次来的不一样?”左林媳妇有些羞涩,进了门整理床铺,听夏飞戏谑,却一声不吭,低了头只顾忙活。

左林比夏飞大,左林的家离工区几百公里,路程带来的不便,再加上媳妇带着孩子和左林父母一起住,家里平日便脱不开身,很少有机会来工区看左林。夏飞也只是在去年暑假见过一次左林媳妇,印象不深。但夏飞和左林住在一起,平日里关系又好,笑闹惯了也就少了顾忌,嘴上跑马,胡乱地开起了玩笑。

“夏飞你胡咧咧啥呢,放暑假了你嫂子来看看我,你个狗日的眼红了?不行了打个电话叫慧琴明儿来?!”慧琴是夏飞媳妇的名字。左林踢了夏飞一脚骂着,夏飞却拿了碗筷笑嘻嘻地闪出了门外。

“夏飞,夏飞,别去灶上吃饭了,你嫂子刚来,咱一会到外面吃,哥请客!”左林看夏飞要走,急忙把夏飞拉了进来,回头吆喝媳妇,左林媳妇却麻利,收拾了左林床铺,连夏飞的也收拾整齐了。

工区旁边的街上有几家小馆子,三人捡了一家有空调的坐了进去。夏飞知道左林的境况并不富裕,说:“左林哥,随便点几个小菜就行,别让嫂子心疼,晚上不让你上床。”左林拉过媳妇抱了一下,说:“你嫂子爱都爱不过来呢,哪像你,慧琴来了挠了你个花脸。”夏飞媳妇慧琴前一阵子来看夏飞,左林去休假的贾老六宿舍住了一夜,给夏飞两口子腾出了房间,夏飞却去打牌,慧琴燥了,寻到牌场掀了桌子,也给自家爷们用长指甲画了个彩妆。

夏飞被左林揭了短处,看了看亲热着的左林两口子,咕哝了几句,便生了恨意,就又多点了两个肉菜。油污的工作服黄黄的颜色显眼,又是两个亮光光的秃瓢男人厮跟着个小巧的妇人,别桌上的食客便都睃了眼看。左林媳妇有些不好意思,推开左林的胳膊拿起酒瓶倒酒。一天的工作结束了,夏飞和左林都喜欢喝点白酒,左林媳妇不喝,要了一瓶果汁儿饮料。

饭菜差强人意,还算可口,一瓶酒却喝完了。夏飞已经有些醉意,左林媳妇要去拿酒,左林看了看媳妇使眼色,意思是不让再拿。左林了解夏飞的酒量,他怕夏飞喝醉了难受。夏飞喝的嘴滑,看着左林媳妇低眉顺眼的乖巧模样,想起媳妇慧琴,多少有些嫉妒,便一边催促左林拿酒,一边坏笑着指指左林媳妇说:“左林哥,得喝好!不然我晚上不走,让你和嫂子干坐一夜,啥美事也别想!”话是这么说,其实夏飞已经盘算好了晚上的住处,他是要给左林腾出宿舍——腾出一个美丽的夜晚的。他知道左林媳妇来一趟不容易,也愿意他的朋友在家庭的美满里享受着生命的欢乐——正如他的朋友对他一样!

左林媳妇怕左林的工友笑话左林啬皮,装作没有看见左林的暗示,就又要了一瓶酒。夏飞喝得多,左林喝得少。回去的路上,左林和媳妇搀着夏飞往回走,夏飞就知道,自己醉了。

第二天早上,一睁开眼,夏飞庆幸自己醒来的早,便打算去伙食团给自己和左林两口子买些早点,然后再去叫醒他们。那两口子聚少离多,又是虎狼年纪,还不美美地折腾一夜?!就让他们多睡一会,上班前再叫醒他们。夏飞躺在床上如是想。

用手摸摸自己的光头,手却碰在了床头熟悉的台灯上,夏飞一下子惊坐了起来。入眼的,是自己床铺上蓝格格的床单被罩和宿舍熟悉的环境。对面的床上,左林斜靠在叠起的被子上,光秃秃的脑袋有些异样。左林媳妇头靠在左林的胯上倚在旁边,有一阵细小的鼾声从那里传来,此起彼伏;工作服洗的干干净净挂在铁丝上,地是湿漉漉刚拖的样子;一大杯茶水放在自己的床头,还微微有些热气------夏飞就知道自己昨夜实在是醉深了,并没有给左林腾出房子,心里难过起来,开始责骂起自己。

夏飞想回忆回忆昨夜的情形,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再怎么想不起来,夏飞自己还是明白:自己喝醉了一定吐的满身满地都是,左林两口子服侍自己睡下,洗衣拖地被自己折腾,想来是整整坐了一夜了。夏飞有些恨自己,便悄悄起身下床,写了张字条留在桌面上,脸没敢洗牙没敢刷,慢慢地开了门出来,又轻轻合上,到院子外面去找葛大年了。

上班走的时候,夏飞一直没去叫醒左林和媳妇。夏飞在点名前找葛大年商量,说是自己少休一天假替左林上个班,让左林休息一天吧。葛大年不同意,说是违反规定。夏飞左求右求,告诉葛大年左林媳妇来一次不容易,也呆不了几天,倒让自己昨晚上喝醉给搅扰了。夏飞咒骂着自己,保证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葛大年心一软,便同意了。

夏飞不知道左林看了桌上的条子会不会原谅自己,但他的心情毕竟轻松了些。上班路上,大家又拿他的光头开玩笑,夏飞管不住自己的嘴,日娘骂老子地又胡咧咧开来。

脑外伤癫痫怎么治疗
治癫痫的好方法都有什么呀
安徽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