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流年】蝴蝶花(岁月征文·短篇小说)

2022-04-28 12:16:49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0

第一章:他乡的江岸

如梦如烟的往事,洋溢着欢笑,那门前可爱的小河流,依然清唱老歌。

如梦如烟的往事,散发着芬芳,那门前美丽的蝴蝶花,依然一样盛开。

小河流我愿待在你身旁,听你唱永恒的歌声,让我在回忆中寻找往日,那戴着蝴蝶花的小女孩……

这是来自台北歌手孟庭苇的一首经典老歌。整首歌充满着对过往地缅怀,情致深情而柔美。叶子在我身边时总对我哼唱这首歌。她的歌听上去是那么清澈而甜美,比原唱都动听,因为那是叶子在歌唱,我都会沉醉其中。在想念叶子的时间里,我总会听这首歌,或到城市里很远的某个隐秘的音响店买来孟庭苇的碟片反复听,一整夜地听,伫立在窗前看着苍茫的天空渐渐发白透亮起来。这种思念象毒瘾发作一样折磨着我,也能够让我在片刻间沉浸在我们的故事里。仿佛那如梦如烟的往事,还有甜美、清纯的叶子至始至终不曾离开过我一样。我们的昨天似乎就在眼前,也在我恍惚的梦里。

门前那可爱的小河流,是否已经在时光里唱着柔美的老歌,悄然迁徙他乡呢?不知那座高高的山岗,是否依然屹立在我们彼此的心间?是否我们曾经的欢声笑语仍然在心谷回荡,爱依然如高山那样厚重,如天空那样广阔……

那年五月,阿扬受命于中国移动总公司的调遣前往驻抚远分公司工作。在寻找叶子的两年中,暂时的安生,不再继续漂泊。人生的路上只有一个港口从此岸抵达彼岸。彼岸不知是否能够花开。许许多多的未知,在等待着阿扬去探求,跟随着命定的轨迹前行。

阿扬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跋涉终于抵达了抚远。下车的瞬间就被眼前小城的恬静深深地吸引。天空清湛,空气清新,在这里生活与工作将是非常愉快的事情,一切都是焕然一新的感觉。一瞬间就喜欢上了这里。可是这里是否有你?叶子,你听到我的呼唤了吗?

抚远,依山傍水,山花烂漫,彩蝶飞舞,树木苍翠蓊郁,山如眉黛。山脚下有一条亮晶晶的白练,尽收眼底,那是梦里的黑龙江。远方婀娜的松花江迈着轻盈的步子向她走来,她用母亲的宽厚容纳她的儿女归来。那波光闪动里依稀有时光,有叶子的笑声,有记忆的流连。

这是一个远离城市喧嚣,安静而祥和的濒江小城镇。阿扬离开生活多年的雪域,来到异乡的小镇开启了全新的生活。

日子过得很快,一个月转眼即逝,阿扬很快适应了小镇的醋辣生鱼,小旅店夜里的犬吠,和黑龙江日夜喧哗不止流淌的声音,与同事间的默契工作。

乡愁总会令人勾起对往事的追忆,回想起在水一方的伊人,那个梦中带着蝴蝶花的女孩荡漾着笑声向他奔跑而来。呼喊着:扬,你来追我啊,扬,你来呀……

每每这时,阿扬总是从梦中猛然醒来,发现房间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还有脑海间回荡的笑声……

小镇的夏天悄然而至,似乎一切无意中都不那么的安谧与和谐了,寂静得让人莫名地浮躁,心里尘封已久的爱与别愁,一一被唤醒。然而,阿扬清楚在这个背井离乡的小镇不会遇到他渴望遇见的人,没有人能够替代叶子,如果当时能够体会到你的心情,你是不是就不会,是不是就不会从此杳无信息……

如果……

此时的你在哪里呢?叶子,叶子,我一遍一遍呢喃你的名字,上帝都听到了,你怎么却听不到呢?我似乎有些埋怨神,不把我的思念带给你,怎么就不带给你呢,你和姥姥一切安好吗?

在一个刚刚下过中雨的午后,能够清晰看到不肯离去的七彩虹,活泼在天空中,留恋着不走,张扬着小城的绮丽与神奇。

雨过天晴的小城,宛如梳着晚妆的典雅女子,婀婀娜娜地向人们优雅地走来。此时此景,活脱脱一幅水墨清雅的山水画,画中的女子象仙子一样翩然下凡人间仙境,美的不得了。

阿扬在公司门前的甬道上徜徉,俯瞰山脚下的江景。于是,信步走向江边的江堤公园。阿扬感受着这个小镇散发着一种诱人的气息,这种气息仿佛浸透着欧洲的浪漫主义风情。

沿着黑龙江的江畔彳亍而行,波光潋滟的江水,潆洄蜿蜒,汤汤泱泱地流过,不经意被时光,被梦里的她轻轻地牵进神思……

江中不时地漂游过一些凋谢的花朵,轻轻曼曼地游向远方,就像那些无法重回的日子,与你在一起时的日子,叶子。

凭栏眺望彼岸的风景,依约可见睦邻友好的国家——俄罗斯。弹尖般的俄式建筑群,错落有致,鳞次栉比。

小城的渔民在江中辛勤地忙碌,用生命与汗水去换取随遇而安的生活。

江畔小径上,有许多赏虹的人,或者和阿扬一样悠然的人,打发夏日午后的寂寞时光。

阿扬正欲回去时,转身的瞬间看到护拦边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或者说咫尺之距,静立着一个青春飞扬的女孩。让他感到异常惊诧的是在她的头上,别有一朵醒目的蝴蝶花,在午后彩虹渐隐的阳光下静静地绽放,他的眼睛深深地凝住了,愣神在恍如隔世的梦里……

第二章:重逢

她回眸的瞬间也看到了眼前痴痴注视着自己的男人,脸颊顿时绯红起来。

女孩嗫嚅地问“你认识我吗?”诧然之间,女孩显得很局促。

他幽然回道:“不曾认识,但似乎在哪里遇见过。你酷似我远方的恋人……”阿扬说的很正经,神情也很严肃、淡定,没有一丝的轻佻与拘谨。

“是吗?”女孩淡然的说。感觉这个陌生的男人有些莫名其妙,嫣然一笑,便转身离开了江岸。

阿扬并没有追出去,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会这样,到底这是怎么了,怎会如此唐突地对一个陌生女孩说这样的话,简直匪夷所思,竟然把人家吓跑了,但愿女孩不会认为自己是个精神有病的人。阿扬望着女孩似曾相识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人海里,那颀长的身材,那奔跑中飞扬起飘逸的瀑发,那绰约的风姿……

阿扬伫留在原地回味,喃喃自语,她怎么和叶子长得那么相似,那么相似的一张脸,那么相像的一个人。难道叶子也来到了这个小城吗?怎么可能呢?这是在梦中吗?阿扬胡思乱想着,他知道叶子永远都不可能会来这么远的地方,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想象而已。请原谅我,陌生的女孩。如果你知道我心中的酸楚,你就不会鄙夷这个男人的冒失和莽撞。你为什么要跑呢?为什么要离开呢?

阿扬似乎无法忘记叶子带给他生命中所有深刻的记忆。但刚才这个女孩有着叶子同样洁白的牙齿,甜美的笑容,盈然的眼神,秀俏的五官,仿佛经过上帝的精雕细刻才降临人间。

不知不觉间,阿扬在抚远已经奋斗了半载,公司一直良性循环,电信的生意一直都很好做,即使偏远的小镇也比较火热。因为所有和百姓息息相关的产业,只要用心去经营一定能够收到成效的。由于公司的业务不断壮大,老板对阿扬赏识有嘉。来此不久就做得有声有色,公司的业绩超过了往年同一时期期待的指数,加了薪,也升了职位。在这个陌生的地域,阿扬很快适应了。

同事张莹和阿扬同组,默契的搭档,也一直都很照顾着阿扬,阿扬因为加薪升职,决定约请张莹,以表示长此以往的关照。他俩约定去镇上那家颇具风味的酒楼搓一顿。望江楼。既可以俯瞰到美丽的江景,还可以聆听小城有名的钢琴师的演奏,和民间的流浪歌手的献艺,是格调与情调都很高雅的酒楼,完全营造出古时文人墨客们挥毫寄情的氛围。阿扬也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的,自己一直也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小镇很热闹,展露着繁华,是商业气息浓郁的镇中心,大型商卖场,酒楼,餐馆还真不少,不难看出中国百姓渐渐地接近富足。

夜晚,望江楼的丝竹声悠悠扬扬。张莹来了,并带来了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张莹介绍说,这……这……是我姐卓雅,父母去……外祖父家,一个人在家无聊就跟着来了。阿扬并没有留意张莹结结巴巴的引荐,因为目光全部集中在眼前这位女孩身上。他惊讶得张着嘴,愕然地说不出话来。这……这不是那天江岸上那戴着蝴蝶花的美丽女孩吗?女孩笑了,笑容甜美、眼神明亮、气质优雅。

“你好,我是卓雅,很高兴认识你,真是有缘,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仿佛时隔一光年。呵呵……”说着与阿扬很有礼貌地握手。阿扬觉得这个女孩是大方开朗的。与那天的她简直是迥然不同的两个人。

大厅里的流浪歌手,激情地唱着歌,让大家的情绪都澎湃饱满起来,餐桌上的气氛也渐渐地跟着熟热了起来,热烈持续不断,三个年轻人侃着小镇上的饮食文化和趣事。阿扬想起刚到抚远的时候,第一次单位领导给他接风洗尘,请他到本地十分有名的生鱼馆,领导说想了解这里的一切,首先从生鱼开始,点了很多本地特色的生鱼菜,生醋活鱼,想起来阿扬感到自己就像印第安人一样的生性,但没象蒙古人生吃牛肉那样彪悍,粗犷,豪放,而恶心不止。

三人吃到了酣畅高兴处,在一个歌手下台掌声平静后,卓雅来了兴致走到唱台前,准备亲自唱一首歌。随着音乐声响起,她酝酿着情绪,神色有些忧伤。随着节奏缓缓地唱了起来。

这首歌很好听,卓雅唱得用心,声线也好,我仿佛听到了一个久违的声音——叶子的声音。感觉就是叶子在唱,我似乎回到了与叶子共有的时光……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象一张破碎的脸。

难以开口道再见,

就让一切走远。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却都没有哭泣。

让它淡淡地来,

让它好好地去。

到如今年复一年,

我不能停止怀念。

怀念你,怀念从前。

后来,我知道这首歌叫‘恰似你的温柔’,蔡琴唱的,卓雅唱的也很好,有她自己的感受,歌声中夹杂着淡淡的忧伤。

一首唱毕,掌声雷动。卓雅对着麦克风说,我可以再唱一首吗?客人们,欢声雷动,高呼,必须的,当然可以,再来一个,卓雅神情十分庄重地说,接下来这首歌,我要唱给一个远方的爱人,来表达我的思念,希望大家也能喜欢,谢谢!接着她唱了一首《往事》。歌唱的声音、姿态、神情,还有那歌中激荡的情感和叶子都很神似。

久违的歌声在大厅里回荡,我的姑娘你在何方,你可曾经与我流浪,你可曾在橄榄树下闻到我的气息,记忆在脑海汹涌放映,眼睛不知何时竟然湿湿然的,却浑然不知。。

我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叶子在山岗上给我唱这首歌时的画面。

唱完歌归坐后的卓雅,突然安静了下来,停止了说笑,隐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阿扬:“我很像你的恋人吗?你很爱她是吗?你们还有联络吗?遇到你以后,我总会情不自禁想起那天江边上的你,那般安静善感的你。你和她一定有着很美丽的爱情故事吧,介意把你们的故事讲给我听吗?”卓雅的眼中显然已有了不被觉察的泪花,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吗?即使天涯海角,即便跑到天边……

阿扬的脑海里不断地翻腾着,时光荏苒,那些美丽而忧伤的记忆,那不愿去想起的,该从哪里开始诉说呢?

第三章:那时的我们

故事还是从阿扬十岁那年说起,他随着父母兄长迁徙到省城,那个距离小山村几百公里的大城市。那个时候,城市的一切对于阿扬一家人都是陌生的,外乡人在城市里能够落脚扎根,首先是很快地适应生存的环境。

父母用带来的全部钱财,还有一大卡车的大米,在不怎么偏僻也不怎么热闹的街道上开起了饭庄。聚贤饭庄。阿扬清晰地记得那个饭店的名字,聚贤八方,很文的名字。还有这个饭店有个后院,住着一个很怪谲的孤寡老人。他对人很好,但脾气不好,总是给阿扬讲三国和水浒的故事。让他从小就迷恋上了中国古老的行侠仗义的仁人义士之举。

饭店一开始经营得很火,因为乡下人的淳朴与忠厚,能够招徕那些过往的客人,并能留住他们下一次的到来。总之那个时候,父母和哥哥姐姐们都很忙碌,厨房里的火苗总是窜出老高,敲打着大勺的声音不绝于耳际。因为饭庄的房子是租赁的,房东看着生意火爆,想自己干,不再租给阿扬的家人,那么好的生意,父母很不情愿舍弃。可是这个房东整天和一些乌七八糟的人喝酒,酒气熏天的,欺负街边卖菜的外地人,打骂自己的亲娘,在那一带都是臭名昭著的,属于地痞无赖之流,然而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外地人是无法斗过坐地户的,不是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吗。父母只好含泪放弃了一家人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不得以在一个很幽暗的小巷子重新安顿了下来,全家人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那个小出租屋阿扬无法遗忘,租的那个不足30平方米的小屋,还收养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姐姐,她没爹没娘,父母看着可怜就收留了她,让她在饭庄做事,这样一下子小出租屋住着一家八口人。除了床和生活品具外,几乎没有多余的地方。

聚贤饭庄被收回后,那个心术不正的房东因为不懂经营,很难做出阿扬家朴实大方的味道,客源很少,门可罗雀,很快就关门了。

阿扬的父亲是一个不愿认输轻易放弃的男人。于是,在这条大街的北道重新开张一个新的饭店。但不幸的是,客源失去,生意并没有期望的那么好,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仅没能像聚贤饭庄那样火热起来,还几乎全军覆没。

黑龙江癫痫重点医院
癫痫病治不好吗
海东看癫痫病哪家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