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浪花】那江烟花(小说)

2022-04-28 12:00:43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1

01

今天是公司成立两周年,晚上在举行周年庆活动。也许公司里的气氛太过闹了,林丰发言完后便徒步出来,来到离公司不远的江边。倚着栏杆,扯开领带结,点燃一支烟,半眯着眼。

公司的大门口,员工还在燃放着烟花。烟花在寂静的夜幕下,腾空而起,绽放出七彩的美丽,有如仙女散花,花瓣如雨,纷纷落下,让人有想伸出手去接住的冲动。绚丽的烟花在黑色的天际,尽全力地绽放着刹那芳华,顷刻间将夜空璀璨了。烟花拼尽一生,只为这一刻灿烂。尽管绽放的过程太过短暂,但烟花是幸福的,让这瞬间的美刻在人心间,成了永恒的美。

林丰一边在烟雾中若有所思,一边抬头目不转睛看着璀璨的烟花。突然感觉胸前一阵温软,一位齐肩秀发女孩一个趔趄倒向他怀中。女孩手里拿着相机,只顾着拍那江烟花的绚丽。她的头发滑过他脸颊,微微的痒、淡淡的香。灯影洒落在她身上,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烟花的光芒映照着她姣好的面容,一对大大的眸子亮晶晶。林丰感觉到女孩的窘迫,赶忙扶正她。“对不起,不好意思。”女孩弱弱的声音近乎耳语。“那江烟花好美!”林丰适时解围。女孩“嗯”了一声,逃也似地走开了,转眼就消失在他的视线。

公司的业务在慢慢扩大,公司还需招聘几位员工。由于近段时间超负荷的工作着,林丰把招聘这事放到人事部处理。多年的合作,他相信人事部经理的眼光。

初夏已去,应该是仲夏了,晨风还是那么让人觉得舒适微凉。这夏天的绿,早已不像春天那般浅浅淡淡的,簿纱笼着般,如烟如雾。泛着一种油亮的光,葱茏着、也碧绿着、甚至浓郁着,总给人一种蓬勃的力量。

已过37岁了,林丰的身影依然挺拔高大,但岁月的痕迹还是在他俊朗的脸庞上留下了些许,更添了几许立体的成熟与稳重。

林丰停好车,径直走向三楼他的偌大办公室,习惯性靠着转椅后仰着,理下今天要做的事情及顺序。待他坐正后,抬眼一看,突然发现有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透明窗对面。他看她的同时,她也在看他,彼此微笑着。他笑起来的模样如一带清风牵动湖水,而她的笑有点一米阳光的样子,不过看得出她还是有点小紧张。林丰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她用手指了下他办公桌右侧。

新添的一盆茶花正摇曳着雪色的小身子,淡然又不失妖娆。盆子有着青花瓷般的精致,盆子下面压着一张淡淡清香味的便笺,上面印着娟秀的字迹:何灵,24岁,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林丰环顾整个办公室,整洁透亮,再次迎上她那对晶亮的眸子,微笑着点头算是赞许吧。

何灵工作起来还是认真的,她总是把林丰杂乱的日程安排得周密而又稳妥。她话比较少,除和同事的正常工作接触,她都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何灵打字快又准,总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拿出林总需要的文件,可以算得上称职的文秘。

02

一天下午,临下班了,从外地来了一位老总。公司自成立后,这位老总就一直和公司有业务往来,算是公司的一位大客户吧。他提到晚上准备一起共餐,要商议合同之事。林丰本来想着要业务发展部一经理一块去,无奈该经理还在外地。这位老总也来得突然,说明早要赶赴另一城市。林丰情急之下,只得叫何灵赶快准备合同等材料,陪他一同前去。

“林总总是这么潇洒啊,连同身边的小秘书也这么灵俊,今晚怎么都得好好喝上几杯吧。”那位老总笑得一脸肥肉发颤。眼前的这位胖总,浑身散发着一股地沟油的味道,还好人民币的油墨香味盖过了它。何灵总觉得浑身有点不自在,感觉有一对苍蝇似的眼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

林丰从没发现这位胖总这么能喝,酒杯一盏盏推过来,其间替何灵也挡了几杯,他都快招架不住了。这时,胖总突然起身,走到何灵身边来。“这位妹妹,今天不打算和哥哥喝上一杯么?我看你们林总能护你多久?”何灵早已发现林丰快不行了,自己从未喝过酒,更何况这还是白的。

“妹妹,今天喝了这杯我就把合同签下,哥哥说话算数!”胖总举着酒杯已在何灵身后了。林丰摇晃着,还想起身来喝。何灵无奈,只能硬着头皮仰头一股脑儿喝下。顿觉喉舌刺辣,全身快烧起来了,头晕乎乎的,一个重心不稳,歪倒在酒桌上。这下可惊醒了林丰,一边扶着她,一边提醒胖总快把合同签了。

两人都没料到,就是那晚喝酒,给彼此好感升温了。林丰为了给她挡酒,没少喝;何灵为了公司也奋不顾身喝下了那杯。

自此每天早上,她都会在他的签字文件夹里放一张淡淡清香的便笺,写些淡淡暖暖的话语。每张便笺的右下角,都会画上一个笑脸表情。比如,外面阳光正好,心情也要好好哟;比如,你笑起来如一带清风牵动湖水,好好看哦;比如,明后两天有雨,记得早上出门带伞哦;比如,你走路的样子好挺拔哦,还带有一股好闻的烟草味;再比如,你低头深思的样子有点酷哦;再比如,你眼里有一深邃幽蓝的湖泊……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便签,给了林丰陌生而又新鲜的感觉。渐渐地、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也习惯上了这种感觉。有着一米阳光的暖,不温不火,正好。林丰也从不回复她,只是把那些便签一张张小心叠好,放在最下边那个抽屉里。

03

这样过了两个多月了,一天下班有点晚,碰巧只有他们两个在电梯间。他浅笑看着她,隐忍沉默着。何灵细碎白晳的牙齿紧咬着,晶亮的眸子定定地盯着他。她的神情里满是羞涩,粉粉的脸涨得有点红红的。林丰的心不由地怔了一下,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渴望着发生,又害怕发生。

突然电梯停了下来,也暗了下来。何灵不由自主地拉住他的手,能感觉到她的手心湿湿的。也许是紧张,也许是害怕,也许还有期待。他听见她呢喃一样的声音:“我可能喜欢上你了,怎么办?”他突然想紧紧地抱住她,那种欲望像涨潮的海水,漫到全身了。林丰哑着声,只说了四个字:“我知道的。”

时间好像在那一刻静止。他依着她如兰的气息,用手轻抚了她的脸。何灵一下钻进他的怀里,把头深深地埋在他的胸前。看不清彼此的表情,只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声。她嗅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感觉好好。在漆黑的电梯里,借着对方眼睛里的火苗照亮彼此激动的脸。林丰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低下头去寻她的唇——温软的、甜甜的、清香的。他近乎有点疯狂地索吻,她有点吃力,却又极其努力地迎合着。她哭了又笑了,林丰胸前的衣服湿了一片。

突然电梯亮了,何灵用手挡了下眼,一下适应不了这光亮,她的脸已是红彤彤的。许是流过泪了,眼睛里那种清澈与明媚更加突显。林丰被这光亮刺得有点窘迫,总觉得哪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电梯到了一楼,林丰给她开了电梯门,示意她先下,他要再下一层,到地下停车场取车。

林丰急急地回家,异于往日的从容随意。一到家还没脱下鞋和外套,八岁的儿子,就奔过来,扑向他的怀抱。“爸爸,妈妈今天睡得好早哟,也不弄饭宝宝吃,我都快饿晕了。”林丰急忙走向卧室,发现妻子侧身躺着,头朝床内。他唤了声,没应。伸手摸了下妻的头,吓了他一跳,好烫。

林丰背起妻子,牵着儿子,急忙上了车,直奔市人民医院急诊科。原来妻是受了寒,发烧了。开了药,打了退烧针,总算没事了。

回到家,匆匆弄了点吃的给妻儿,他却怎么也吃不下。安顿好妻儿,起身,点起了烟,一个人在书房待着。这一个多小时啊,他感觉自己坐了回过山车,思绪有点乱,理不太清。

“林丰,我想喝水。”妻在唤,他快步走进卧室,一手扶起妻,一手托起杯。妻的头还是有点烫,头发遮住了半边脸,看不到平日里她那倔强的表情。

04

妻子是位初中数学教师,每年都是优秀班主任。她把严格对待学生的劲头,也用到家里,准确地说,还是缺乏生活情趣,整日里一副严肃的模样,这点让林丰苦不堪言。比如,一起出游到海边,海风轻抚,海浪拍打,心里总有起伏的,而她却能波澜不惊;比如,情绪突然上来了,想亲近一下,她会突然来一句“刷牙了吗?”或是“儿子被子盖好没?”让高涨的情绪秒降;再比如,家里买来一些盆景花草之类的,她会说,尽买些光看没用的东西,也不给浇水什么的。

妻子是十年前经表姨介绍认识的,那年,大学毕业已有两年多的林丰,还在失恋的沼泽地里挣扎。相恋三年之久的月儿,最终还是听从父母的劝说,离开了他。月儿是他平生第一回遇到最为心仪的人儿。

月儿,和他同一所学院,但不同系,低一届。恬美沉静得如同夜空那轮明月,轻快的步子和她细柔的说话声十分匹配。晶亮的眸子里透着清澈与明媚,这常让林丰一对上就着了迷。校园的图书馆、舞厅、餐厅、操场,还有校院后面那片林子,都留有他们相伴相随的身影。他们彼此都是对方的第一回,且都是全身心地投入,满心满眼都是幸福与甜蜜。

林丰一直认为,今生不可能再有什么爱恋了,打算和妻就这么无波无澜地生活下去。可何灵的出现,好像再次唤醒了那隐藏的渴望。这片平静的情感湖泊还是再次起了涟漪。和何灵的这种感觉让他精神焕发,甚至朝气蓬勃,难怪近些日子,看什么都赏心悦目,干什么都浑身是劲。林丰感觉自己离不开何灵了,至少,他的视线范围内少不了她。

林丰八点半才到公司,进入办公室还没落座,就开始搜寻何灵的身影。没看到,心里不觉有点急,准备推门出去看看。门还没推开,何灵轻盈的身子就撞上了,差点把她手上端的热牛奶打掉。林丰一把拉进她,反手扣上门。嗅着她身上的清香,迎上她那对清澈明媚的眼睛,脸上牛奶般的肌肤泛着微微的红。林丰不由地揽紧她的小蛮腰,低下头,急不可待地继续昨日的甜蜜。何灵一边"“嘤嘤”地发出声音,一边用力推开他,这毕竟是办公室,她怕同事看到难为情。

何灵回到自己的位置,还在惊魂未定。

真正让何灵心虚害怕的是林丰妻子那双女特务似的眼睛。

那天是星期五下午,林丰妻子可能是接了放学的儿子,突然来到林丰的办公室。

“爸爸,明天是不是要带我去坐摩天轮?”何灵听到一声呼唤,才知道那是林丰的妻儿。

林丰正抱着儿子在旋转,发现妻正利索地把目光扫向何灵,犀利的眼光仿佛要穿透她心底,看得出何灵的小身子轻轻地打了个颤,林丰的心也跟着不安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林丰一直幻觉妻那双女特务似的眼睛在盯着何灵,她感觉何灵正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为此,不由地发愁,为何灵也为自己。

05

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按常理那样继续升温。林丰只收到了一张便笺,上面只有四个字:“你还好吗?”这还是自他妻儿到办公室后的第三天收到的。

何灵还是每天帮他整理材料,打印文件。偶尔送进一杯菊花茶,也是匆匆走出他的办公室。林丰看她来了,只顾低头,不敢正视,这种躲闪有点不自然。菊花正在杯中娉婷地开着,如同她娉婷的身影。

沉闷,这种透不过气来的沉闷,让林丰有点不知所措。他不能一味地隐忍沉默,沉默叠加多了也许就是一种“卑鄙”。他想向她说点什么,可又不知怎么表达。

下班了,林丰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吞云吐雾起来,家里妻子是不允许抽烟的。烟灰缸里的烟头快堆满了,林丰还是没有理清这乱如麻团的思绪,依然紧皱着眉头,就算那年公司快垮了,他也没这么为难过。

林丰想着自己这么些年的辛苦打拼,想着好不容易经营好转的公司,想着虽无生活情趣却能把家料理得井井有条的妻子,想着可爱的八岁儿子。更想到何灵,那么一个干净美好的女孩,她应该有着更美好的未来呀,而未来陪伴她的那个人绝对不应该是他!他承认,自己也开始喜欢上了这姑娘,是在不知不觉中的,填补了多年来的情感空白。可喜欢她就能拥有吗?以后会带给她什么呢?可一旦放手,就会错过啊,舍得么?……林丰脑子里一下子涌出好多个问号。在矛盾中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在责任心的强烈驱使下,林丰勉强得出一个结论:这段感情只能放心里了,浅浅遇、深深藏,就让这些美好随缘随心吧。

正当林丰下决心想面对何灵说点什么时,发现办公桌上赫然放着一封辞职信。信中说她有点累了,想给自己放段长假,要离开这里。他近乎失落地、茫然地看着办公室玻璃窗对面的空位子,感觉心里一下抽空了许多。

林丰有点颓然地落座,手习惯性伸向办公桌右边的那盆茶花,碰到了一张渴望已久的便笺。还是那娟秀的字体:感谢那江烟花,让我误撞了你的怀;感恩再次相遇,让我有了珍藏的东西。我们间的这段美好,灿若那江烟花。虽短犹美!别打听我了,我已调整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已不在这个城市了。惟愿这些如诗又如酒的记忆,能淡淡芳香你我今后的人生,谨祝安好!

如同中了蛊的林丰,依然不知所措,呆坐了许久,才慢慢释然了:浅浅遇,深深藏!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结局么?只不过是何灵将这份相遇的结局提前表达了。或许,有些情,只适合经过,留下美好,然后平静地相望于江湖。既如此,何不留这份初见的美,定格在彼此交集的那一刻,让它灿若烟花,成为一帧美丽又隽永的记忆。相遇是一场缘,离别也是一种缘,只有依着缘分的脉络,静默彼此安好才为上策。

茶花还是那么静静地开着,淡淡地散着香,一如清丽雅致的她。只不过从今以后,是换他来浇水了,他不会忘了,也每天定会做好。也只能守护这盆茶花了,仿佛那怦然的心动、那眉梢的微笑、那眼角的安暖、还有那初见时的一丝潋滟,都将蕴藏在这盆茶花中。

看,对岸江边又燃起了烟花,烟花伴着流星划下,印着疏离的花影飘飘洒洒。隔壁的咖啡店传来款款的歌声:那江烟花如漫天彩霞,如天空飘满雪花,拂过她的脸颊,那一夜心防崩塌,身边他伟岸如家……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癫痫病病因有哪些种
预防癫痫病应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