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张 帅:纸飞机

2021-08-28 07:15:18 来源:艾奥文学 点击:8

文/张 帅

 

 

爸爸!爸爸!一个男孩边跑边冲蔺辉喊。

蔺辉犹豫地站住,他不确定男孩是否在喊自己。前后张望了下,周围没有其他人。可自己还没结婚,哪来的孩子啊。

难道是认错了人?在这个部队家属院里倒是经常发生来探亲的孩子认错爸爸的笑话,毕竟孩子常年见不到爸爸,毕竟爸爸们都穿着一模一样的军装。

男孩跑得满面通红,还没等蔺辉反应过来,就一头扎进了蔺辉的怀里。男孩亲昵地蹭着他的胸口,顺便把一串鼻涕留在了蔺辉胸前的衣服上。

蔺辉厌恶地皱了皱眉,同时试着想推开男孩,无奈男孩抱得太紧。

爸爸,你看我叠的纸飞机,妈妈说等我叠够一百个纸飞机你就回来了,我刚好叠了一百个。男孩仰起小脸,擎起一堆纸飞机到蔺辉的眼前。

 

蔺辉有些不耐烦了,刚执行完飞行任务,只想赶紧回宿舍好好休息休息,谁知竟被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孩子给缠住了。

哈哈,飞飞又认错爸爸啦!几个孩子在旁边大声起哄。

你好好看清楚,我不是你爸爸,你都这么大了,连自己的爸爸都认不出来吗?蔺辉说着,手上暗暗使了劲,试图把男孩从身上扒拉下来。

飞飞,你在干嘛!赶快从叔叔身上下来。一个面容清秀、穿军装的女子从远处跑来。

妈妈,他说他不是我爸爸。飞飞松开手,委屈地说道。

对不起,孩子认错人了,非常抱歉!女子冲蔺辉歉意地笑笑,拉着男孩的手匆忙离开了。

蔺辉微怔了怔,摇了摇头,转身向宿舍走去。

哈哈,辉子,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我刚还和志军说要给你介绍对象呢,你都单身多久了,该找了!舍友强子一边调侃着,一边上来给蔺辉一个熊抱。

我刚才回来时,被一个小男孩当成爸爸了,挂我身上半天不下来。蔺辉喝了口水,漫不经心地说。

你说的是飞飞吧?他妈妈叫陈沁,爸爸叫刘骁,都是我的军校同学,陈沁上个月刚从边疆部队调到咱们单位军需股。飞飞的爸爸是一名飞行员,去年不幸出了飞行事故,牺牲了。飞飞一直跟着妈妈生活,一年也见不到爸爸几次,只知道爸爸穿着军装。咱们军人的孩子,尤其是飞行员的孩子,不都这样么?志军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去。他一定是想起了自己远在家乡的女儿。

蔺辉心里一阵黯然,自己的未婚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和自己分手的。未婚妻是空姐,假期本来就少,加上自己飞行任务重,总也见不上面,时间一久,未婚妻就有了怨言,分手也便顺理成章。

 

还别说,你跟他爸爸长得还真有点像,怪不得飞飞会认错,志军上下打量了下蔺辉,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冒出一句。

对了,陈沁交代过,不让飞飞知道他爸爸牺牲的消息,飞飞只知道他爸爸执行重要任务去了,要很久才回来,你们可千万别说漏嘴啊。志军郑重的交代。

蔺辉心里猛地一动,他想起了陈沁那双饱含歉意的眼睛。

周末的晚上,志军约蔺辉一起去操场跑步,儿童游玩区紧挨着操场,里面灯光如昼,孩子们跑着、笑着。

陈沁带着飞飞在玩皮球,脱下军装的陈沁穿了一件白色长裙,长发挽起,巧笑倩兮。蔺辉跑过她身边时,有刹那失神。旁边的志军捕捉到了蔺辉的神情,狡黠一笑。

哈哈哈哈,一阵笑声传来。原来是几个孩子被各自的爸爸驮着,正比赛跑步呢。爸爸们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奔跑,引来旁观的人阵阵大笑。

 

妈妈,我也想被爸爸驮着跑步,飞飞拽了拽陈沁的衣角,小声说。陈沁一语不发,只是紧紧地抱住了飞飞。望着拥在一起的母子俩的身影,蔺辉心里五味杂陈。

一转眼,八一建军节到了,驻地张灯结彩,一片喜庆气氛。晚上,大礼堂里灯火辉煌,庆祝八一的晚会徐徐拉开帷幕。

蔺辉听志军说会有陈沁的节目,他突然有些好奇,这个清秀、忧郁的女子会表演什么节目。

陈沁上台了,一身天蓝色的军装,高高盘起的发髻,化了淡妆的陈沁英姿飒爽。随着音乐的响起,大屏幕上出现无数战机翱翔天空,出现了飞行员们坚毅的脸庞,刘骁的面容一闪而过。不知谁起的头,台下无数个声音随着陈沁一起唱了起来。“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为了春回大雁归........”。陈沁的声音哽咽着,唱不下去了,无数个声音哽咽着,唱不下去了。蔺辉不知道怎么就冲上了台,拿过陈沁的麦克风,替她唱完了剩下的部分。陈沁的眼睛里除了泪水,还有满满的感激。蔺辉很想帮她擦泪,伸出去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转道去握了握陈沁的手,陈沁没有挣脱。

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蔺辉和强子还有志军在操场上踢球。一群孩子在旁边的沙地上玩沙子。

飞飞,那不是你爸爸吗?你喊喊他,看他答不答应。一个胖墩墩的男孩坏笑着冲正蹲在角落玩沙子的飞飞喊道。蔺辉认出男孩就是上次嘲笑飞飞认错爸爸的那个孩子。

飞飞急切地朝操场的方向望过来,他一眼就看到了蔺辉,但旋即又怯怯地低下了头。

飞飞,快去啊!胖男孩上前推搡飞飞。飞飞的小脸通红,被胖男孩推搡得快要摔倒了。

远处的蔺辉只觉得胸中一股热浪在翻滚,终于,他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把球狠狠地掼到了地上,大踏步地朝飞飞走过去。

飞飞,我就是你爸爸!蔺辉蹲下身子,温和地对飞飞说。旁边的胖男孩惊得目瞪口呆。

可是,你上次为什么不肯承认呢?飞飞低下头,小声说。

妈妈不是告诉过飞飞吗?爸爸去执行重要任务了,要保密,看到了也要装作不认识,不然就违反纪律了。不过,现在爸爸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陪飞飞一起玩儿了。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蔺辉觉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空气瞬间凝固了,飞飞昂着小脑袋茫然的看着蔺辉,努力的去理解自己刚刚听到的话。

飞飞,是真的,我是你爸爸妈妈的同学,我可以作证,志军不知何时站到了蔺辉身边。

我也可以作证!强子大声说。

飞飞!陈沁手里拿着一瓶水跑了过来。

妈妈,这个叔叔说他是我爸爸,是真的吗?飞飞疑惑地问陈沁。蔺辉期待地看向她,眼神炙热。

 

陈沁的脸红了又红,她扭头看了看志军,志军冲她点点头。陈沁咬了咬嘴唇,终于点了下头。

飞飞却突然回转身,飞快地跑掉了,留下几个大人面面相觑。

不到片刻,飞飞气喘吁吁地又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袋子。飞飞把袋子高高擎到蔺辉眼前。

爸爸,这是我叠的纸飞机,妈妈说,等我叠够一百个你就回来了,妈妈没有骗我,看!刚好一百个。飞飞一脸骄傲。

蔺辉把陈沁和飞飞紧紧地拥在了怀里。所有人的眼里都含着泪。

癫痫手术治疗能好吗
癫痫病的治疗要花多少钱
武汉癫痫病医院怎么走